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悠游晓梦-古风演绎真人文字游戏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小喇叭+ 发布

12-21 16:00
查看: 1930|回复: 13

[完结] 宁王府:墨昭琰、陈羲(与宁王府小住一晚,会发生什么?)

[复制链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2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399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九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昶平三年 八月初八
地点:宁王府独院水榭
开戏:墨昭琰、陈羲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贡献 +1 收起 理由
墨隐 + 1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2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399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九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暗巷】
【刺客人数众多,武功亦是不俗,难窥出处,诡异莫名,却并非影卫死士的对手。见陈氏离去,也放开手脚,不必顾忌太多,与亲从一同击杀近身刺客,】
【时间点滴过去,援兵迟迟未到,虽无驰援亦可脱身,然却想以此试探宁王心思,此时未见人影,心中难免芥蒂。】
【正欲令影卫不必拖延直接击杀,便见巷口有宁王府亲兵涌入,将己护卫其中,心下顿时安定,想来适才确实错怪宁王。】
【刺客见大势已去,无力逃脱,皆咬牙服毒自尽,少时便尸横遍地,局势宁定。】
【并未问他为何此时才至,只扶着他的肩赞了句】果然忠勇。
【无需多余言语,只令他领路返宁王府,至于刺客身份,便是不做提醒,宁王也自会查清。】
【转身,见陈氏立于众人之后,忙上前几步,关慰道】
可还周全?怎没在宁王府候着?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8

威望

32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7 锭
/
赠礼:4 件
恩宠:2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九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跟着来才放心

【一路匆忙,鬓角薄汗一层又一层,顺着鬓角滑落,全钻在衣襟里。我未惧于满地横尸与污血,只拉着他将他检查个仔细】

可受伤了?

【他身上有些血迹,不深究也看不出是敌人的还是他自己的,我只得拉着他自己检查,手一寸寸抚过他的肩膀手臂,也染了一手的暗红,满目血色叫我看的生气,不由就出言责备他】

还道有趣,这下可还有趣了?你...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2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399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九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见她发髻微乱,薄汗湿衣,可见她当真是心急赶去的,如今又不顾危险跟了过来,心中甚慰。】
【从袖中取出一方明黄帕子,为她拭去滴落的汗珠,又顺手将散落的碎发挽过她的耳后,看着她因焦急忘了礼数身份的模样,轻笑道】
很有趣,不是吗?此处不是说话的地,先去宁王府再说。
【说罢,回身对宁王道了句】
今日事发突然,虽无大碍,却也疲惫,加之陈充媛受了惊吓,须得缓缓,晚上便先不回宫,就在你宁王府歇上一宿,不必铺张,只需寻一僻静雅致的所在便好。
【说着,也未顾及正在人前,坦然牵起她的手,领她随一行人往宁王府而去。】
【宁王妥当,早遣人赶回提前通报准备。入府后,居所已然准备,竟是儿时来宁王府玩耍时歇息之所,能如此快的准备妥当,可见平日亦有人洒扫照料。】
【这处居所位于后院一隅,独独辟蹊径自成一体,虽在宁王府内,却又独立而建,引温泉水入内,常年氤氲温暖,筑屋舍于水上,有回廊连接,回廊栏杆处有纱幔垂落,水中有不败芙蕖,两岸四时之花争奇斗艳,风气时嫣然入目恍若仙境。】
【此处当年本是老宁王为其王妃所建的颐养之所,却不想建好后老宁王与王妃未及入住便双双故去,此处便空了下来。十五岁时来宁王府玩耍,无意间误入此地便心生喜欢,那时任性,也不管此处由来,便执意住下。那时老宁王夫妇刚故去未满一载,王兄追忆双亲想必心中不愿,却碍于自己太子身份,还是让人整理出来让我居住。因着有这处地方,那一年倒是常来宁王府走动,只是后来新鲜劲过去,也就来的少了,也渐渐将这处忘却,若不提,也当真不会在意是否依旧住在此地,他大可也当做忘记寻别处安顿。没想到他却还能如此割爱,倘若这份心意不是因为这帝王的身份,倒是让人感动了。】
【入屋内,亲从垂手恭候,后屋内有专门青石围成的浴池,里面是引入的温泉水,最是解乏安神。】
【旁人退下,侍卫在外守候,只留亲从服侍,褪下外袍,看了眼跟进来的陈氏,见屋内无旁人。担心她心中对适才之事仍旧惶恐,故意分她心思,调笑了句】可要同浴?
【此不过一说,并未强求,料想以她的心性,只怕尚未能真心接受,也无心勉强,便又嘱咐了句】
宁王府有白虎节堂所在,不可随意走动,你这般模样也有些狼狈,先在屋里候着,待我出来,再让仆妇入内服侍你。
【交代过后,入内,并不久留,洗去一身戾气便着衣出来,待更换一新,方唤仆妇入内,对她道】
我去前厅与宁王说话,你洗好后,可让人传膳,然后歇歇,待晚些我再过来。
【随即出屋至前厅,与宁王同用膳,酒席间说起今日事,又同去他书房聊起北疆局势,一番下来,已是二个时辰后。】
【待返回,已是日暮西沉,天色见晚。】
【此处虽为水榭,却因着地热的缘故,屋舍构造巧妙,并潮湿,也不觉深秋寒凉,反有种阳春三月的清爽宜人。】
【让人在回廊内的圆桌上摆好酒菜,留亲从在侧,屏退众人,邀陈氏一同落座,赏夕阳美景之余,也说说今日之事何来有趣一说。】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8

威望

32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7 锭
/
赠礼:4 件
恩宠:2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九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嗔他一声不正经,头一回,从浴池退了出来,待他去了前头才自己去洗了一身脏乱。宁王府中的仆妇来伺候,说是府中无当家主母操持,也就没有女子衣物,请我稍等好让府中下人去衣坊购置。我忙道不必麻烦,让她给我王妃的旧衣就行。但老妇最终也不敢怠慢,从府库里找出件全新的,说按王妃的喜好缝制的新衣,只还未做成人就...】

【我不讲究那些,无所谓晦不晦气,让老妇伺候着更衣,往日里洗了澡便不想再绾发,今日在王爷府邸,披头散发总不好,便择了一支簪子随意绾起。末了差人往了陈府,一来给家中老父亲送信,与他问安,唠叨他注意身体,再管他老来无人伴请他快点续弦,最后请他在我房间里找找一方檀木盒,遣人给我送来,说我有用途。】

【末了便在后院的长廊待着,不去外头走动,自己图个自在。皇帝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倚着栏睡了一会,睡眼惺忪的看了他一眼又闭上,好一会才清醒了,与他同席而座。一手撑着面颊,一手转着青玉酒杯。】

今天那些是什么人物?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2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399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十三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未急应她的询问,打量了她的衣着,乃寻常贵胄常服样式,虽面料不俗,却也谈不上华贵,款式老旧了些,却让她穿出几分雅致,尤其是那随意挽起的发髻,处处透出居家女子的闲适随意。】
有时觉得这般模样才是你该有的模样,却也让朕更庆幸当初点了你入宫,才不会让旁人有机会瞧见。
【说罢,将盏中的酒一饮而尽,收回目光,敛眸思量片刻,摇头道】
这天下想杀朕的人何其多,然能知晓朕行程的,唯有朕身边侍候者,能在朕身边埋下棋子的,身份权势必是不低。
【说到这里,忽而话锋一转,问】
适才你往宁王府送信时,可觉宁王有异?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8

威望

32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7 锭
/
赠礼:4 件
恩宠:2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十四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您的后宫显然容不下我这样子

【笑一笑,就好似随意的闲聊,没有太过在意后宫对我的约束。我将目光投向他,灯火阑珊,映衬他的眉目,他说却也让朕更庆幸当初点了你入宫,才不会让旁人有机会瞧见。我便想问问他,依他所言,他是否喜欢我。但转而又算了,笑意依旧淡淡,有些话还是不要问的好,问出口对自己无意义,情深不寿,何况帝王无情,我又何苦让自己沉沦进去。】


【话一句,就此揭过,转而思量见到宁王时他的反应,一举一动,言语神情在心里细细描摹过,而后才摇了摇头】

倒是没有什么异常之处,我将玉佩予他,他来的很快,神色倒是镇定,但战场杀伐而来的人,遇事不乱才是情理之中。

【宁王年长我几岁,小时候我随父亲出征在外,偶尔营帐里也曾见过他,那时候他对我颇多照料,长大了男女有别,也就生分了。】

我倒觉得此事与宁王无太多干系,今日陛下出宫,是他一手安排事宜,出了纰漏他难逃罪责的,这不是存心给自己找麻烦么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2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399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十四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她说后宫容不下她的样子,无奈轻笑,却也不再此话题上继续。】
【回想见到赶来驰援时的宁王,点首认同她的话,道】
按照宁王的心性,朕也信他并非会行此举之人,何况他非先帝所出,朕尚无子嗣,若不测,能承大统者当是逸王。逸王虽心性淡泊,不喜争斗,但终究是在母后身边养大,心思深沉,也并非全无沟壑,手中亦有可用之人。若当真朕不在了,即便宁王手握兵权,想着与逸王争天下,只怕还有些难度,便是朝臣这一关也是过不去的。所以朕也觉得他如此作为的可能最小,才会拿出来最先排除。
【说到这里,又举盏浅抿一口,说了句】
朕也信逸王,与他自幼一同长大,他的心性,只怕没有人比朕更为熟悉。人人向往的九五之位,在他眼中只怕弃之如敝履。这些年他远朝堂,避党争,私下与官员亦无往来,可谓是清清白白,孑然一身。朕知道他这是做给朕在看,朕明白,也放心。
【这席话是说给她听得,也好似说给自己,将酒一饮而尽,重重置下酒盏,冷笑了声,继续道】
朕倒是觉得马场那次的动静,倒有些像出自妇人之手,看似缜密,其实错漏百出。朕自幼与逸王一同习武,与宁王师承同一人,他二人都知朕武功尚佳,善骑射。那时宫中姊妹,以年纪最幼的凝华公主与我们走的最近,她也知晓。且不提备受冷落的婉华公主,不知朕武功根底的,唯有与众人皆不甚睦的昭华长公主和四族,其中四族中又以元家势力为最,想往朕身边安置人手未必不可。
【把玩酒盅,喃喃】
只是朕不确定,这些人中谁有如此胆量。从今日事来看,杀手训练有素,武功高强,所用招式甚为奇特,一时无法确定身份。普天之下敢刺杀君主者,几乎皆是精心豢养的死士,昭华、元家,甚至四国番邦,皆有可能,你猜会是谁?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8

威望

32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7 锭
/
赠礼:4 件
恩宠:2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十六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权谋算计古往今来皆有,一国君王在太平盛世尚且逃不离这些,更况华国四邻虎视,我听他说,倒是未曾插话,只待他问,这才摇了摇头】


管中窥豹,尚看不出所以然来。

【谁都有可能,也谁都没有可能,没有确切证据指向之前,不能指名道姓说谁。时有仆役呈来一方锦盒,说是宁王归还之物,我接过打开,是皇帝给的那枚龙纹珮,我将它从盒子里拿出来,将油润的白玉在手间,指腹描摹过玉件上浮雕的龙纹祥云,想起早些时候的事,从袖袋里摸出一枚印信,一枚木质令牌,统统交于他】

对了,印信还您了,那木质令牌是早些时候在后巷捡到的,不知是江湖门派的信物还是其他的,您可以循着去查一查,或许会有所得也不一定。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2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399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十六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思索着她的话,心中自有盘算。就见有王府中人前来,待见到盒中物,心下对其谨慎与分寸甚是满意。】
【收好印信,将那令牌拿在手中看了看便收起,不再多言。】
【此时夜幕初垂,院中灯火通明,暗香浮动,二人相对,沉默间情绪隐约。】
【不知她此时心意如何,想了想,道了句】
屋中只有一榻,你是朕的妃嫔,如今在外,自然不好分榻而眠,先将就一晚,明日一早便就回宫。
【言此,垂眸取盏小酌,良久补了句】
你天性洒脱,与旁的女子不同,朕有心与你,却不愿强求,只望你能有朝一日甘心委身。故今日你安心同榻便是,不必多有顾虑。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8

威望

32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7 锭
/
赠礼:4 件
恩宠:2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十七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风无端起,携木樨香软隐于袖,暗香浮动】

陈羲既入了宫,自然以您之意愿为意愿

【入宫如同嫁做人妇,这点觉悟还是有的,我不拘泥于此,也不扭捏作态,顺其自然便是。】

【夜已深沉,今日又后巷有斗,是该休息。与他罢酒入房,我至他身前,手搭其腰间束带,侧了侧头瞧他】

可需给你宽衣?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2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399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十八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她的话只说“以皇帝之意愿为意愿”,却非自己的意愿,虽不是拒绝,却也并不欢喜。】
【于她,总有种说不上的情绪,有真心喜欢,有利益拉拢,也存着征服之心。虽是心动,却总想让她真心交与。】
【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沉默地与她回到屋内,待她的手至腰间,方从复杂难明地心思中回神过来,看了她良久,轻“嗯”了声,张开双手,示意她宽衣。】
【佳人在前,腰间解束带的细微触感让人不禁心动,蓦然收手将她拥入怀中,只是抱着,却一言不发。】
【良久后才将她松开,自行退去袍服,着中衣在榻上内侧躺下,将外侧留给她,也没再有更多动作。】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8

威望

32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7 锭
/
赠礼:4 件
恩宠:2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十九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忽如其来的拥抱,我微微一怔愣,手中还扯着他的一截腰带,眨了眨眼,沉寂平和的心跳也提了提。】

【室内烛火影动,我想起小时候在甘宁寺待过,那时候外敌围城,父亲的手下带我暂避甘宁寺,每日里我听着老和尚讲禅,它问我如果看到烛火在动,那么是火苗在动还是风在动,我那时候还小,自然不能理解是什么在动,后来再长大些就知道了,烛火影动,是心在动。】

【我将发簪撤下,以指松了松青丝,也随他躺下,约束自己躺的平整得体,就好像约束自己少交心予人。我侧头看他,发丝都散在锦枕上,我又想我不是不愿意将自己的深情交付给某一个人,只是眼前这个人太过博爱也太过无情,他的心每个后宫女人人手一份,他给予我的也不过是众多份数当中的其中之一,且当中还计较谋算了许多利弊、我惟有牢牢拿捏住自己,才不会在这后宫深廷中丢失了自己。】

【轻轻一声叹息,几不可闻的散在灯火如豆的屋子里,我侧身面对他,闭上眼。脑海里是往甘宁寺的山路上,长长的青石台阶耸入青山碧林里,那侍卫拉着我拾阶而上,刀尖和手上,尚有血迹。】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2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399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三年八月十九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声叹息微不可闻,却是叹在心头,看着她合眸而卧的模样,不似平日里的英气,平添柔媚宁和。只是轻蹙起的眉首,让人忍不住想去抚平。】
【抬手将她的身子揽入怀中,双额相抵,一手轻抚她的背,无须言语,合眸睡去。】
【次日晨起,用过早膳,宁王亲自护送返回宫中。】
(结)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悠游晓梦 ( 鄂ICP备17022875号-1

GMT+8, 2020-7-14 20:16 , Processed in 1.284806 second(s), 13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