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  | 立即注册

游客您好!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

小喇叭+ 发布

12-21 16:00
查看: 1857|回复: 8

[完结] 慈宁宫西暖阁:小元氏、陈羲(贤太后病重欲请贤妃保贵妃性命)

[复制链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

威望

2

贡献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金钱:14 锭
/
赠礼:0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居所: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1
发表于 昶平三年十月十六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昶平三年 十月十五
地点:慈宁宫西暖阁
对戏:贤太妃小元氏、贤妃陈羲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贡献 +1 收起 理由
墨隐 + 1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

威望

2

贡献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金钱:14 锭
/
赠礼:0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居所: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3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三年十月十六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入十月,虽初雪尚未落下,但天气却分外寒凉。】
【自月初寒衣节祭祖当晚起了热到如今半月已过,汤药用了不少,病情却反反复复不见好转,精力也愈发不济。如此情形,便是太医院会诊也没得出个确切说法。】
【屋内炭火融融,身子却不觉得暖和。用过药,手捧汤婆子倚靠在暖榻上,对着自幼便跟在身边侍奉的琅心幽幽叹了声,道】
这几日哀家常梦到幼时在家的日子,梦到入宫前娘亲拉着哀家的手泪眼婆娑叮咛嘱咐,还梦到了先帝他……哎,只怕有些事该是早些准备了……
【后面的话隐没口中,一旁的琅心自然知道那“准备”二字是包含了多少意思,无须尽言。】
【听着琅心说着宽心的话,只是笑了笑。人终究都有面对这一天的时候,便是万民口呼万岁的天子又如何,无论是贫贱还是富贵,唯有生死之事都是一样的。人这一辈子不过如此,与长姐相较,自己虽不如她聪敏,却比她看得更加透彻明白。】
去请贤妃来哀家这边坐坐,就说哀家想和她说说话。
【止了琅心的宽慰,突然道。】
【琅心一怔,犹豫着说了句“贤妃气性大……太医说了,娘娘如今可不能动气”。】
【知道琅心担心什么,摇头笑了笑说道】去吧,哀家自有分寸。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7

威望

31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金钱:176 锭
/
赠礼:4 件
恩宠:1 次
/
真气:0 点
居所: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4
发表于 昶平三年十月十六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气一日冷过一日,人便也一日懒过一日。屋里烧着银炭,暖意融融一如暖春,但我并不喜欢在屋里呆着,虽是暖和,但总归觉得沉闷萎靡,拘束着叫人精神不振。倒不如待日头起时在院里待着,烹茶煮酒,看书抚琴,或者什么都不干,抱着猫儿晒一整日的太阳,那总归风来风往,且天地辽阔。】

【西暖阁来话时正与剪秋说话,说起的无非宫里各处的见闻,我也只随意听听,并不觉得各宫嫔妃如何与我又有何干系。前头有请,自然不敢耽搁,踩着晨光往之】

【我与两宫太后素不亲厚,除了该有的晨昏定省,旁的无甚交集。前些时候就听闻贤太后卧病,也只循着晚辈礼去瞧过一次,未曾刻意亲近讨好,也说不上多疏离不顾。我知晓贤太后待洛婕妤倒是抬举,常伴跟前该是有家常如许可说,今儿想起找我说话,倒是我未曾料想。】

【至西暖阁,宫人先行通禀,而后入内,见人榻上倚靠,先行行礼,道声太后万安】

评分

参与人数 1贡献 +1 收起 理由
墨隐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

威望

2

贡献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金钱:14 锭
/
赠礼:0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居所: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5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三年十月十六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待人到来,免了礼又赐座上茶后,令屋里的宫人退下,只留琅心伺候,这时才细细打量起这贤妃。】
【虽之前有过数面之缘,但大多都是在东宫那边请安时顺带,也从未如此近距离地仔细瞧过。听说自己刚病倒时来请安探望过,只是那时高热未退正病得昏沉也无亲厚。】
【看着她的模样,又想到了这些日子听闻她的行事作风,倒是与当年的长姐几分相似,只能暗自感叹果然是父子。】
【今日唤她,看似临时起意,其实也是这些日子思量过良久的。精力本就不济,现下屏退闲人,说话也自在,便不愿再多客套,收回打量的目光,轻轻一笑,浅声温言】
突然将你唤过来说话,可是觉得突兀?你也不必忐忑,哀家对你并无恶感,只是前几日皇上过来探望哀家时提及想让你协理六宫的事……
【说到这里,顿了顿,目光重新落回到她的脸上观察着她的表情,接着继续道】
这事皇上谨慎,还没与太后那边说起,只是与哀家提了句,哀家今个叫你过来也是想听听你自己是个什么想法?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7

威望

31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金钱:176 锭
/
赠礼:4 件
恩宠:1 次
/
真气:0 点
居所: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6
发表于 昶平三年十月十六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素不是含羞带怯的性儿,她目光睇来,我也只唇角含笑任她打量。手中一盏清茶,捧着暖手,也无甚拘谨。】

【她寻我说话,我虽未曾料到,但也未曾觉得不妥,倒是提及协理,这倒是真真叫我诧异。陛下缘何想起提我协理?这事儿且不说我个人想法如何,便是皇太后与贵妃也不会乐意吧。】


【我多少知晓陛下此举何意,元氏一家独大,如今他要抬起旁势与之相对。如今淑妃有孕,据闻德妃又是外邦女子,四妃总算来算去,我性子硬,旁的人欺负不下,身世背景也尚可,与贵妃倒是有一争之力,如此便想着将我推上高台了。】

【协不协理,于我来说也并不在意,能自由散漫度日我也乐的自在,不能也无可厚非,在入宫之初我便知道往后的日子不会安生,如今顶着盛宠已经招人侧目,皇帝想进一步推我上高台也无所谓。】

【此事尚未成定论,就算皇帝想,皇太后也不一定愿意,再说贵妃虽是跋扈了些,但总归不曾有大错,想下她协理之权,皇帝还有的考量。眨了眨眼,复又笑道】

陛下是君,为君分忧是人臣本分,陈羲之个人意愿倒是不重要的。陈羲虽不曾如洛婕妤那般与您亲厚,但陈羲什么性子您大抵也有听闻。我素是自由散漫惯了,就怕多有不周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7

威望

31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金钱:176 锭
/
赠礼:4 件
恩宠:1 次
/
真气:0 点
居所: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7
发表于 昶平三年十月十六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素不是含羞带怯的性儿,她目光睇来,我也只唇角含笑任她打量。手中一盏清茶,捧着暖手,也无甚拘谨。】

【她寻我说话,我虽未曾料到,但也未曾觉得不妥,倒是提及协理,这倒是真真叫我诧异。陛下缘何想起提我协理?这事儿且不说我个人想法如何,便是皇太后与贵妃也不会乐意吧。】


【我多少知晓陛下此举何意,元氏一家独大,如今他要抬起旁势与之相对。如今淑妃有孕,据闻德妃又是外邦女子,四妃总算来算去,我性子硬,旁的人欺负不下,身世背景也尚可,与贵妃倒是有一争之力,如此便想着将我推上高台了。】

【协不协理,于我来说也并不在意,能自由散漫度日我也乐的自在,不能也无可厚非,在入宫之初我便知道往后的日子不会安生,如今顶着盛宠已经招人侧目,皇帝想进一步推我上高台也无所谓。】

【此事尚未成定论,就算皇帝想,皇太后也不一定愿意,再说贵妃虽是跋扈了些,但总归不曾有大错,想下她协理之权,皇帝还有的考量。眨了眨眼,复又笑道】

陛下是君,为君分忧是人臣本分,陈羲之个人意愿倒是不重要的。陈羲虽不曾如洛婕妤那般与您亲厚,但陈羲什么性子您大抵也有听闻。我素是自由散漫惯了,就怕多有不周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

威望

2

贡献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金钱:14 锭
/
赠礼:0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居所: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8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三年十月十六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这回答也在预料之中,毕竟这事本就不是她能说愿或不愿的。无论如何回答皆有不妥,会抛出这个问题,除了想看看她的心性外,也有起个话头的意思。】
【见着话头如所料般被勾了起来,也就顺势继续道】
宫里的人都是各有各的好,亲厚与否看的是缘分,你能入宫伴驾,又能得皇上盛宠,说明也是个有福缘的。其实哀家倒是觉得你能与贵妃一同协理六宫也好。
【说到这里,又是一顿,侧目看了眼身旁的琅心。琅心见状,知晓接下来的有些话不便传出,便会意出去将外头候着的宫人遣开,自个合上门守在屋外。】
【待琅心出去,屋内只余下二人。】
哀家今日请你过来,其实也是有事相求。
【眉眼间浮上一抹疲态,紧了紧手上的汤婆子,语气轻缓道】
哀家是俗人,不如太后那般懂什么国家大事,却是明白这世间之事皆是物极必反,过犹不及。元家花团锦簇百年,到如今风头太过。知子莫若母,旁人许是觉得皇上是个好性子的,哀家却是清楚他的心思,也不过是念着生养的恩情罢了。倘若哀家故去,只怕即便是有太后这嫡母与姨母的情分在,元家能倚仗的也不多了。
【话说的多了,气力不济,轻咳几声,叹了口气,这道理便是不如此明说,她也该是能自个想到,索性入正题直言道】
元家往后如何,哀家想管也是有心无力。只是你协理六宫的事,哀家会助,不为别的,也不瞒你,哀家如此也只是私心希望借着你的势头能分去些元家的盛宠,让元家的人能得几分清醒冷静,不至于日后落得个身死族灭的下场。哀家想求你的,便是你若协理六宫,倘若日后贵妃失势,便看在哀家今日与你这番直言不讳的份上,保她一条活路,毕竟她也从未当真为难过你。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7

威望

31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金钱:176 锭
/
赠礼:4 件
恩宠:1 次
/
真气:0 点
居所: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9
发表于 昶平三年十月十六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这一番话,确实要比皇太后通透许多。许是那位站在权利的巅峰久了,手握权利便忘了天下事物物极必反盛极必衰这永恒不变之理,许是身份地位超人,久了心里只剩下贪图,也就忘了取舍了。反而贤太后避居一隅,旁观者清。】

【我年岁尚轻,但不同闺阁女子,我早早看清人间百态生离死别。虽未曾亲身经历过后廷的云诡波谲,但已隐隐可堪。所以我已然将心态放的平和,盛宠或是君心,他给我且收着,不给我也不强求】

娘娘您大可放心,陈羲性子是不好相与,但素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无端不会与人为难。我与贵妃是有些言语上的嫌隙,倒是也不足以叫我做落井下石的事儿

【但就如今这情形,要说因几句言语交锋就要对她如何,睚眦必报这种事我是不屑做的。如果往后里元氏与我相安,我自不为难。若太过了分寸,我也不是以德报怨的人。】

再者说,贵妃贵为四妃之首,元氏一族亦有功勋,想来陛下不会太过为难的。您是通透豁达之人,您与我直言不讳,我也与您坦诚一句,如若只是我与贵妃个人之间的这点嫌隙,我自是不会为难与她,我也不会放在心上。承您一句所托,陈羲若能说得上话,自然敢请陛下予一分薄面,若是说不上话,您也莫怪我不曾践诺。

【元氏一路走向,就看其族野心何处,若是寻常,说情一二也无妨,若是太过,我说也未必有用。往后里只看情形而论,如今说这,也为时尚早。】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

威望

2

贡献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金钱:14 锭
/
赠礼:0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居所: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10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三年十月十六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知她这话中未明言之意为何,倘若只是因着元家势弱,贵妃之位不保,以皇上的心性倒也会念及情分不会苛待,然若是元家生出那不忍言的心思,那便是自己也是保不下任何人的,又岂是她能左右的。】
往后之事皆有定数,天命不可违,人心不可测,你能答应不落井下石,哀家便是感念,若能相帮便帮上一把,若不能,也只能说是命数如斯,也怨不得谁。
【言尽于此,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罢,乏累感阵阵袭来,已经无力说话,微微抬了抬手,示意她可自行退去。】
【待她离去,琅心入内。琅心见自己疲累之态,目隐忧虑,似有话要说,却又欲言又止。】
【见她这般,缓了缓神,气若游丝地轻声道】哀家知你是想问为何会将贵妃性命托付此人之手。
【琅心点首,询“皇后中庸,心性平和,主事素来公允,且乃正宫,何以不将此事与她言道”。】
【闻此言,微微摇头,只意味深长道了句】中宫须为苏家所出,其非只某一人。若元家势弱,苏家制衡意义何在?中宫……哼……只看皇上心思了。
【琅心会意,此言说与二人,不再多提。】
(结)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悠游晓梦 ( 鄂ICP备17022875号-1

GMT+8, 2020-4-4 20:26 , Processed in 1.260000 second(s), 10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