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悠游晓梦-古风演绎真人文字游戏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小喇叭+ 发布

12-21 16:00
查看: 1761|回复: 9

[进行] 坤宁宫:贵妃陈羲、皇帝墨昭琰、皇后苏氏

[复制链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8

威望

32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8 锭
/
赠礼:4 件
恩宠:2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八月十八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昶平四年 八月十八
地点:坤宁宫
对戏:贵妃陈羲、皇帝墨昭琰、皇后苏氏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8

威望

32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8 锭
/
赠礼:4 件
恩宠:2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四年八月十八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凤寰宫
【中秋后,常宁内惯用之物一应收拾妥当,迁宫凤寰,我仰观凤寰二字,微微蹙眉,时未多提。】
【后三日,着宫人洒扫庭除,物件归位,草木修整。前贵妃一应用物,发还内务府登记造册。时正秋后,木樨香软,偷窗而入。我于案前,提笔沾墨,是永和二字。让人递话养心殿,请旨更换殿名,与翦秋话尽】
若陛下有旨指定,便依其所言,若他问我意见,便将永和二字呈上
【待人去了,我看天气大好,于院中剪数枝秋桂,携一身甜香,往坤宁请皇后安。】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八月十八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紫宸殿
【中秋过后,除小苏氏那桩案子外,后宫之中尚且平静。只这案子处处透着蹊跷,于公于私都该查个清楚,不可潦草处置,应是有些棘手。索性案子既已交到贵妃手中,小苏氏身边一干人等亦以着内务府收押待审,一时也急不来。反倒是司天监定了贵妃迁宫的日子不容耽搁,便让人传话常宁宫先以此事为重。】
【这日,与诸臣议事罢,正想着晚些去凤寰宫看看,便有贵妃身边的人过来,听闻禀告,知其谨慎守礼,心下甚慰。】
【当年元氏势大,元贵妃处处欲压皇后一头,故连宫名亦以“凤”居之,如此僭越,幸而皇后隐忍不与计较,却终是僭越,于礼不合。如今陈氏能主动呈请更名,二者心性高下立见。】
【想其素有主见,必先有考量,便问起其定何名。待来人呈上“永和”二字,略作思量,虽初看觉着平常,细品又觉着华而不彰,简而不俗,寓意更好,便允了此名,又令修内司赶制匾额。】
【凤寰更名之事言罢,来人退下。再看“永和”二字,忆起往昔种种不易,又念皇后委屈,心中愧疚,遂令摆驾坤宁探慰。】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2

威望

5

贡献
入籍文牒凡人京城人士苏氏世族母仪天下中宫凤印
别称:阮阮
/
性别:女
/
身份:凡人
仙龄:坤宁宫
/
生辰:六月初三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苏氏嫡女
父亲身份:正一品太傅(已故)
母亲身份:四柱宋家嫡女
金钱:62 锭
/
赠礼:0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八月十九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坤宁

杜若说,今年院儿里的金桂开得极好。

我瞧不见哪里好,只那丫头眼底明明擎着泪花儿,权且忍着,不敢在我面前露怯。杜若是我打母家带进宫的丫鬟,算来比杜蘅还要亲厚几分,她原是苏府性子最辣的大丫鬟,阿娘生怕我这性子入了东宫准要被人拿捏,饶是指了杜若予我,望她能帮衬几许。

此一来,已是七年有余。

“二哥哥说,你哭起来不好看。”

她与我二哥哥有情,这事儿我也是入宫经年才知,我只想待她年岁到了出宫,我定要给她置办最好的嫁妆,风风光光嫁入苏府,过些年再给我二哥哥添个一儿半女,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如今,她将年满出宫,却与之碧落黄泉两相永隔,我没有家了,她亦如是。

杜蘅推门儿进来,杜若便福身草草告离,准是找地儿哭去了,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应验不爽,她性子愈是刚烈,愈是峣峣者易折。

我任她去了,杜蘅轻声道:“陈贵妃来了,奴婢猜您想得紧,便自作主张地请进来了,而今正在暖阁歇着。”

“还是你有主意。”清隽的脸上难得添了三分笑,“让人请进来吧,备些云片糕,她馋这个的。”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8

威望

32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8 锭
/
赠礼:4 件
恩宠:2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四年八月二十一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心急见她,行动却缓缓。在暖阁,仔细掸扫了盈袖的秋凉,暖水洗过手,再往了内殿。】

【我微微一提衣袍摆,坐上她的榻侧】

今日娘娘可还好啊

【我伸手去拉她的手,暖水浸过的双手暖融融的,不怕她凉,一面将她打量】

气色比前几日好些?

【我衣饰未多繁复,轻便一如初入宫廷时,只衣饰纹样为贵妃制式,区别以往。我眉目依旧,我观她亦是,指了指翦秋怀中的桂花,轻声与她道】

外头桂花开了,可香呢,我剪了一些给娘娘摆在窗台上,这屋里也就香满室了,您可喜欢?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2

威望

5

贡献
入籍文牒凡人京城人士苏氏世族母仪天下中宫凤印
别称:阮阮
/
性别:女
/
身份:凡人
仙龄:坤宁宫
/
生辰:六月初三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苏氏嫡女
父亲身份:正一品太傅(已故)
母亲身份:四柱宋家嫡女
金钱:62 锭
/
赠礼:0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八月二十一日(秋)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杜蘅小心把我从床榻上扶将起来,经这么小小一翻折腾,起身时已颇有些乏力,那丫头借说初秋寒凉,硬是塞了件儿披肩搭上,这才携了贵妃跟前儿的翦秋一同退下准备吃食,我道有些体己话儿同贵妃说,任她支了个伶俐的丫头去坤宁宫外守着谢客。

“你一来就好些了。”双手裹着暖意,眉眼巧笑着打量来人,“我瞧见你便高兴,我的小施怎就生得这般好看,挪不开眼的。”

要说,宫中嫔妃众多,六年来我力求维稳后宫,惯是一碗水端平,不偏信谁,亦不苛待谁,用杜若的话说,我真将自个儿活成了一尊菩萨,彼时我还同她开玩笑说可不就是尊泥菩萨嘛,而今一语成谶,自身难保。

金刚怒目,菩萨低眉,我偏不舍那五蕴六毒的妄念,毕生的偏爱都予了这可心的姑娘。

杜若说得不假,宫里的桂花儿开得比往年都好,陈羲亲手将花儿插在临窗的花瓶中,我的眼神打她袅娜的背影移开,只盯这那花。

“嗯,香的。”

谁都不知我已然嗅不到了,遑论花的清香,还是药的苦涩。

她回身,我正侧身往置物架上取了甚么,待人近了,献宝似的予她看。

“中秋前内务所送了今年的贡缎来,你瞧我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确乎是没地儿使,趁着前日身子爽利,喏,做了件儿小衣服。”

“本想着哪日你怀了皇嗣能用上,如今大皇子养在你膝下,也不知大小合不合身。”

末了玩笑着添一句。

“我悄悄做的,可莫让屋外那俩丫头知道了,自从我病了,凶得很呐。”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18

威望

32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8 锭
/
赠礼:4 件
恩宠:2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四年九月二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闻言我鼻子一酸,红了眼眶,心间的肉啊,针扎刀削的泛起疼来,心里头鲜血淋漓,双眸含着一汪水光,面上却笑颜以对,眉目柔和。她这般好,她不争不抢,不怨不艾,她笑对生死病痛,我又如何能在她这般坚韧的时候垂泪呢,空堕她的风骨气韵罢了】

【太医院的脉案天天抄送予我,她是如何情形,我怎会不知,怎会不知啊……】

【双手接过小衣,说是给小娃儿,却是按照我的喜好做的,绣的样式,用料的颜色,无不是我欢喜。我指腹描摹着小衣上的金线回纹,轻声细语的撒着不甚明显的娇】

我不跟她们说,您快些好起来,小娃儿长得快,这一件两件怎得够穿?我啊,以后再生个小公主好不好,像您这般好看的,会撒娇会要糖,届时缠着您给她做好看的小裙子,可有您忙的。

【想想那般情景,该是如何的岁月静好,届时她依旧是那般温柔的样子,我却是个凶悍的母亲,在我这挨了打,就要跑到她这儿寻安慰,她或许还会拦着我,是个宠溺小辈的慈母,我便对她又急又气,最后莫可奈何。那时候应该天气也这般好,木樨香满园,秋高云阔……】

【说着便生了哽咽,伸手去握她的双手,低低的声儿,压着翻涌的酸楚】

您可快些好起来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九月二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至坤宁宫前,忽而起了迟疑。说来至正月里见过一面,之后诸事突发,直至她病下都没再去见过一面。一开始倒并非不愿见,只是因着中了南蜀巫蛊便一病不起,等病好收拾了元家,平定了局势,眼见着苏家主支几近灭门,只剩苏府一干妇孺与满目素缟,心中对苏家与皇后便是无法挥去的自责与愧疚。】
【曾经年少轻狂,二十余载太过顺遂,以为执掌乾坤便当真就以为可以翻云覆雨毫无顾忌,生杀予夺之下众人皆须引颈待戮,竟然没有做好万全准备便鼓动苏家联合朝中门生故吏铲除元党,却未料最终落得如今这步境地。自己身上流着元家血脉,又是皇族正统,元家多少有所顾忌,未在一开始就痛下杀手,然而这股怨怒却是一股脑全部倾泻在了皇后苏家这一脉的男丁身上,一夜之间上至苏老太傅,下至襁褓中刚出生的男婴,全都成了刀下亡魂。】
【如今元家虽然已经被灭了满门,可皇后的这苏家一脉终究是因自己而彻底绝户败落。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自己愧对皇后,愧对当年谆谆教诲过自己现在依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苏老太傅,对不起苏家主支这一脉,如此情形又有何面目去见皇后,她怕是恨透了自己。】
【想想皇后那双素来温和清澈的眸中染上怨怼与责怪,心里就忍不住生出避而不见的念头。】
【一路恍惚彷徨,等到步辇在坤宁宫门口停下才惊觉已经到了。只能叹一声这坤宁宫终究是离乾清宫太近了。】
【下步辇,步履沉重地来到皇后寝宫前,免了宫人的礼,抬眼就见到门口还立着贵妃身边的宫人,虽诧异她竟然也来了此处,但又随之了然。】
【陈氏如今虽为贵妃,却和那元氏是不同的,与皇后一直交好,便是后来得了代掌六宫之权也依旧对皇后敬重有加,今个是她迁宫的日子。皇后始终是皇后,她该来禀明此事,也顺便探望。】
【想到有陈氏在,以皇后的性子不至于落自己的面子,也免了二人相对的尴尬。】
【打消顾虑,步履也快了不少,随着内侍掀帘的动作抬腿进了殿内。】
【皇后病重,身子畏寒,殿内炭火生的旺,一如内便觉得甚是闷燥。褪去大氅交给一旁的内侍,整了整衣领让身子感觉松快些,又接过婢子递来的汤婆子,一边暖手一边往离间走。】
【刚进去就听到陈氏那句“你可快好些”,心头狠狠拧痛,眉间都不住蹙起。虽大半载未曾一见,可太医每日会来紫宸殿报告皇后病情,如何不知她那身子已是油尽灯枯,能拖到如今也不过是用药石吊着命罢了。】
【无心听她二人说些什么,轻咳一声,缓步近到皇后榻边,看了眼榻上的人,那般憔悴消瘦竟不敢认,哪里还有过往的明媚温和。】
【一时间,思首初见,我将过束发,其亦刚入豆蔻,皆是方兴未艾之时。宫中设百花宴,她一袭粉衣嫣然,与一袭张扬红衣的元氏站在一起丝毫未落下风,反倒觉得如深谷幽兰清雅怡人。只是那时少年心性,嫌之太过素静无趣,反倒是更爱看元氏那刁蛮娇俏的性子,以至于后来得知父皇给自己定下的太子妃不是表妹元氏而是这素净的有些无趣之人时,还愤懑许久,故而也就有了先纳她不久便在两宫太后的授意下以平妻之礼抬了元氏入府,从此元氏便始终压她一头,她也始终默默忍受了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两宫太后常暗示皇后无子,意欲让元氏取而代之,她亦常为此伤神,用药无数却不得结果,我却知晓非她不能生,而是皇太后让人在她饮食用度中动过手脚,故而她很难怀上。不过皇太后只怕不知,我早就看透她们元家的狼子野心,亦让人在表妹元氏那边亦有过动作。】
【可怜生在帝王家,哪里能奢望鸳鸯交颈琴瑟和鸣的鹣鲽情深,不过都是利用与被利用的棋子而已,君王利用臣子时,臣子们又何尝不是在利用君王,如此而已。这是父皇在位时交给我的最后一课——最是无情帝王心。】
【可是现在看着床榻上的人,想想过往那些年的相敬如宾与宁和安好,还有苏老太傅至死不渝倾尽全族的维护,我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后来会喜欢常常往德妃那边歇息。岁月静好,其实德妃与她的性子是有几分像的。可德妃却仍是少了她的那份天生的雍容与气度,只是没有元苏两族的明争暗斗,更加简单纯粹而已,】
【走到床前坐下,也没顾忌什么病气不病气,将她已经瘦得骨节分明的纤手握入掌心,唇开开合合好几次却始终没将那句“朕心有愧”说出口。】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2

威望

5

贡献
入籍文牒凡人京城人士苏氏世族母仪天下中宫凤印
别称:阮阮
/
性别:女
/
身份:凡人
仙龄:坤宁宫
/
生辰:六月初三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苏氏嫡女
父亲身份:正一品太傅(已故)
母亲身份:四柱宋家嫡女
金钱:62 锭
/
赠礼:0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二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些好起来。

我不曾应她,我又怎敢应她,只拍拍她握上来的手,笑着将话题带过:“嗯,你这当母妃的生了懒骨头,怎还赖上我了,没个正形,只怕日后叫小公主笑话呐。”

话头正兴,冷不丁咳上两嗓子,喉头压下半点腥甜,这病反反复复,惯是不让人安生,欲再言其他,屋外已传来脚步声,登时有人掀帘而入,无人通禀,不用猜就知是谁。自东窗事发至惨淡收场,朝廷争斗云波诡谲,无人敢说自己是最后的赢家,这是开了年后我头一回见他,隔却春夏,斯人凉碑林立,已然天翻地覆,更迭世故,唯一不变,仍是帝心凉薄。

人之将死,端将世事瞧得通透,他掌心裹着秋凉,眼底铺满愧色,饶是一字未出。无情之人,偏又生拗出蹩脚的真心实意,虚假得令人作呕,结发六七载,我如何不知帝后之间,除却朝堂世家制衡,早蹉跎得毫无半分情意,明面儿上的相敬如宾,心照不宣罢了。他在意的并非我怨或不怨,而在苏氏,一个名存实亡的苏氏,想我阿公与爹爹世代从文,座下门生遍及朝堂各部,如今为国殉道,死得其所,而眼下这位,将他们捧得高高的,约莫又是要踩着我父兄的尸骨,坐稳一代贤君的宝座,要善待苏氏遗孀,首当其冲便是我这徒有虚名的皇后,即便他连一声愧也说不出口,也还是来了。作戏倒也不必全须全尾,人来了,名声便保住了,至于我今日在此同他说什么,无关紧要。

相顾无言,还是我先开了口:“皇上无需多言,苏氏一族忠于华国,我阿公并父兄一力匡扶帝业,以身殉国,臣妾不敢有怨,只求皇上宽仁,善待我苏府一门遗孀妇孺,莫叫有心人欺凌了去,大恩大德,臣妾万不敢忘。”

言辞凿凿,无一不妥帖,语气却是疏淡,甚而未曾扭头瞧他一眼,有心人是谁,他心知肚明,这话我不避着陈羲,她再不是初入宫闱横冲直撞的小充媛,如今高居贵妃之位,自是不用避嫌,后添:“皇上政务繁忙,臣妾万事有人照料,无需挂心,还请回吧,慢行。”

待人离,似已耗了诸多心力,不复陈羲来时那般活泛,只懒懒靠在床头,朝人招了招手,她复又坐到塌前,我只将头埋在她颈窝,闷声:“还好有你在。”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三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言语清冷,入耳刺心,她不复往日温言柔顺,自己却也无从责备,终究是一步错步步错,怎样都是生分了。】
我……你……
【本想说“只是过来看看她好些没”,可见她这副模样也就说不出口了。多年夫妻,此时竟是相对无言,心中怅然落寞,又能对何人言道。】
哎……
【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声叹息,侧首看了眼一旁的贵妃,罢了,想来自己想说的,她应也知晓,亦会转告。】
今日只是来看看,倒是扰了皇后的亲近,朕还有事处置,便不多留。
【言语间终究还是带上了几分情绪,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大步离去,头也不回的出了坤宁宫。】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悠游晓梦 ( 鄂ICP备17022875号-1

GMT+8, 2020-9-30 23:53 , Processed in 1.230689 second(s), 10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