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悠游晓梦-古风演绎真人文字游戏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小喇叭+ 发布

12-21 16:00
查看: 612|回复: 9

[完结] 御花园:皇帝墨昭琰、昭媛沐冉

[复制链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昶平四年 腊月二十二 冬
地点:御花园
对戏:皇帝墨昭琰、昭媛沐冉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贡献 +1 收起 理由
墨隐 + 1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钦天监择定腊月二十二封笔,遂难得得空,往御园闲步。】
【此时御园萧索,却也不乏翠柏寒梅之雅趣。】
【徐行,随口问起后宫,知贵妃得力,诸事妥当,且昭仪之事亦有进展,甚慰。】
【又随口问起诸妃嫔近况,闻听冯全提及昭媛沐氏,眉头微微一皱,转而又舒展开,叹了句】如今皇后沉疴难起,元氏又……,唉,潜邸中侍奉朕的人里唯有她尚且安好,还真是世事无常。罢罢罢,朕这些年也着实冷落了她。
【说着,抬头望着不远处开得正盛的梅花,淡淡说了句】今个梅花开得不错,朕记得她年少时是喜欢的,也不知道现在是否如故,就让她过来陪朕随便走走看看吧。
【宫人领命,往昭媛住处而去。】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9

年龄

4

威望

12

贡献
后宫妃嫔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66 锭
/
赠礼:2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思妍宫—御花园】
【腊月二十二,红梅白头嫣红胜火,鹅雪纷飞风打窗纱。思妍正殿烛火昏暗,面着白玉菩提,合眼念经祷告,手中打着十六子琉璃佛珠。尘门吱呀被缓缓推来,云舒来报陛下御园有请。如此昭告听起来很是陌生,停了祷告愣了愣张开了双眼,望着那白玉菩提心中别是一番滋味,缓缓说到。】
“还请公公稍等,本宫收拾一番即刻去伴驾。”
【漫步来到铜镜前,量着镜中人不比当年亦少了些明媚,不禁莞尔喃喃细语,罢了罢了。梅花妆点朱唇,相思凌乱种种难言。一袭大氅披身,敞开思妍宫门,前去御园与君久重逢。】
【御园红梅暗香疏影,一片嫣红之中望见陛下不由停步,不知怎么的酸涩上心尖又生生咽下去。再迎面端步而来,久违之见他还记得年少爱梅。】
“臣妾见过陛下,陛下万安。”
【一时繁花迷了眼,岁月茫茫相识相知已是数年,心中所沉淀的何止情意。恍若当年儿时真挚,如今却早悟兰因。宫内世态万千大起大落,心儿早就静了。又作何说呢?几句属意尔尔。】
“许久未见陛下,陛下可还好?国事再忙也要当心龙体安康啊。”
“今年梅花开的真好,臣妾许久未见了,陛下愿同臣妾一起赏梅,臣妾很高兴。”

评分

参与人数 1贡献 +1 恩宠 +1 赠礼 +1 收起 理由
墨隐 + 1 + 1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腊月光景,梅园清冷,有风过,卷起枝头飞雪,更添寒意。】
【拢了拢肩上的大氅,听到身后响起请安声,转身回望,似过了良久才微微抬了抬手示意免礼,复又背过身,淡淡反问】
可还记得此处?
【未待她应答,自顾道】
依稀记得当年初见你时,不过垂髫之龄,好像也是腊月里,太后召元废妃进宫过小年,因着你家与元家交情不错,你与她又是年岁相当,整日黏在一起情同姐妹,她便求了恩准领着你一同入宫小住。谁知后来她被接去了慈宁宫陪两宫太后,把你一人留在宫中别苑里自己住。宫中规矩多,你又是个闲不住的,就一个人甩开了宫人偷跑来梅园里玩雪。那时的你穿着桃粉色的锻袄,披了个大红的毛边披风,扎着丫髻,粉嫩嫩的一团,在雪地里格外醒目。
【说到这里,没有回身,突然问道】
你可还记得那时初见我时说了什么?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9

年龄

4

威望

12

贡献
后宫妃嫔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66 锭
/
赠礼:2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梅白雪,孩提时的初见,就此结缘,而后是卿卿误我。萍水相逢拈花一笑,足矣心动。我亦不怕万阻,向他奔去此生不负。】
“臣妾一直记得。”
【飘雪临落羽睫,微微合了眼睑,再抬头一看,朦胧身影又多像当年。依稀记得那时如今日,冷冬降雪梅园花开,调皮乖张自个跑来梅园玩雪,稀落的脚步声引得抬头是他啊。童年无知天真烂漫,朝他甜甜一笑说起童言无忌,他还记得我亦是难忘。】
“我说…小哥哥,你怎么不高兴呀,是没人和你一起玩嘛,我带你去西街吧,那里有阿公卖的糖葫芦,还有花灯会可好玩了,你一定会高兴的。”
【小姑娘拍了拍身上的雪,未等他回话就紧紧握住他的手。踏着雪地留下足印,飘雪梅花迎面略过身后。两个小人不顾宫中规矩的跑着笑声泠泠,风中我也似听见了他的笑。红墙金瓦后,是一片无拘无束,没了礼仪约束,同他是发自心底的快乐。】
“陛下就同我一起去了宫外,吃了糖葫芦放了花灯,城墙上看了烟火,我依稀还记得你笑的是那么纯粹,我就暗暗记下,想以后一直陪着你,想多让你笑口常开。”
【人生若只如初见,没有世俗繁扰没有权谋算计,还是当年的少年人,或许也能如梅花白雪相伴相老。记忆拉出长长的影,我也不由一笑。时光荏苒,他成了孤家寡人,我成了他三宫六院之一,隔了心淡了意。】
“臣妾陪着陛下从孩提走到如今,陛下不是孤身一人,我也一直都在您身后陪着您。”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三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其还记得儿时那些事,心下渐软,回身看之,竟觉眼前的人似乎和少时的不同,和此前种种亦是不同,一时间竟觉些许陌生,竟不知哪个才是真的她。】
少时的你总是跟在元氏身边亦步亦趋,她恣意笑闹,你皆是附和,却未料此后竟会与之反目。
自你因有了身孕得了恩准抬入东宫,你与元氏便生了嫌隙,后来孩子莫名其妙没了,你的性子也开始变了,变得矫情任性,变得无理取闹,让朕亲近不得。
去岁竟到了敢擅杀宫妃,纵火烧宫的事,朕并非不知真相,不重罚,就是念着自幼的这份情分。
【话语轻浅,若随意闲聊,却又不怒自威,说话间一步步朝其靠近,待到最后一步,已经近到她三步之内。】
朕看不懂你,又如何分辨能信你几分?你别忘了,便是你与元氏不睦,你们沐家可一直和元氏勾连甚深的,你敢说此前你那些装疯卖傻的举动,不是对元氏的退让与示好,不是为了明哲保身?便是此番朝局大乱,你沐家又可曾心向过朕半分?你……又可曾挂念过朕的安危半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9

年龄

4

威望

12

贡献
后宫妃嫔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66 锭
/
赠礼:2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四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一番言词若针狠狠刺进心里,痛楚缠绕神经痛的麻木,泪凝在眼眶里韵红了眼,气哽在胸腔里,悲欲如洪涌。风雪呼啸的声儿交杂,可那话在耳畔却格外清晰,深深沉着一口气,而后将满心难言之隐尽说。】
“是,臣妾是和元氏反目,全怪臣妾芳心暗许了您。那年怀有身孕抬入东宫,孩子莫名其妙就没了。是啊莫名其妙,或许您只是惋惜,可臣妾是痛彻心扉,血浓于水那是臣妾用血用肉造的孩子怎么就没了呢?难道您不觉得其中有隐吗?又有谁能懂臣妾的痛?”
“臣妾是变了性子,变的骄纵无理惹了您嫌弃,可陛下忘了臣妾当时不过一婕妤元氏是贵妃,臣妾要是承着您的宠她元氏又会做出什么来?先前的陈贵妃便是例子,打入冷宫不得好过。”
“陛下不是不知道凌氏是什么性子,臣妾一个不得宠的婕妤怎么入得她眼,那日是臣妾逼不得已出此下策,要不然就是臣妾命丧黄泉化为灰烬。臣妾心甘情愿禁足思妍没有说过半句怨言,那些冷暖非议克扣欺负臣妾一一受着。每每夜里梦魇惊醒身边空无一人,日里是青灯古佛臣妾的心早就静了。”
【注视着他那临面的君威,身心寒意思得只是陌生,四目相对那泪终究是藏不住,如断线的珠子一粒一粒划过脸庞,长长叹了一口气,面上是违心的苦笑。】
“臣妾和沐家从未有过二心,若是如此元氏应容的下臣妾,臣妾也不会受人如此欺辱。臣妾的爹是从您还是孩提时便跟随着您的,无论您是皇子还是太子又或者天子,沐家没有移了心去别处。”
“陛下…臣妾同您的情意也有十余年,不比贵妃德妃的少,闻您抱病可臣妾出不去,就是把嗓子喊哑哭到昏厥您都看不见。若能让臣妾来榻前照顾您,就是染病命丧黄泉臣妾也觉得此生不负,可您只看见了德妃,可您不曾信过臣妾…”
【事到如今他又信过几分,话儿不知他又信多少。说罢只阵阵苦笑,跪倒在雪地里,伴君如伴虎,全当是负了真心黄粱一梦。】
“事到如今,也不求陛下信臣妾了,臣妾累了不想再说什么,无论如何悉听尊便…”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五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良久沉默,望眼前之人,声声入耳,其实皆是早知,便是那莫名没了的孩子,是谁所为亦是心知肚明,然自己亦是有所顾忌,便也就未作深究的处置了。】
【再道那凌氏,倒也并非有多在意,不过是他人耳目,当初幸之,也不过是存着猫儿戏鼠的心思,只是不喜沐氏擅作主张的妄为罢了,否则事关人命也不会对她那般轻拿轻放的禁足了之。】
【自幼生长于天家内闱,后宫的是是非非早就习以为常,这些事都不过是女人家的寻常官司罢了,并非当真耿耿于怀,真正芥蒂唯有沐家的忠心与否。】
【沐家,武将世家,也是当年随太祖定天下的开国元勋,只是沐家子嗣不济,人丁稀薄,一直以来皆是单传,故历代先皇对沐家都是恩待有加,族中男丁皆是子承父位入殿前司正二品都指挥使领天子亲军护卫皇城,从未上过战场,故朝中权势不如元家。】
【沐家过往对天家甚是忠心,其父对自己更是有救命之恩。】
朕记得永定二十一年二皇子起兵逼宫,其宫中内应竟欲伺机除掉年仅十岁的朕,就在危急关头,你父亲及时赶到,竟然用身体替朕挡下一刀,也落下了些许病根。正因着这份恩情,朕恳请先帝让他教授朕武功,想着往后待朕继承大统时,也能照拂沐家一二。可是……
【话说到此,却猛然收了口,只是看着她抿唇蹙眉。想来她是不知她父亲对元太后的用情至深,若非自己无意中撞见不堪,又如何会对从小宠爱自己有家的皇太后心存隔阂,又如何会对一直器重有加的沐家戒备疏离至此。只怕连她都不知自己的父亲竟然可以为皇太后舍掉性命也再所不惜。】
罢了,沐家的忠心如何,朕不想多提,想来沐都指挥使年岁也大了,身体也大不如前,朕打算让你兄长提前袭爵接了他的职位。至于沐家与元家是否有勾连,朕不想再计较,只望你兄长能尽心尽力就好。另外,沐家人丁单薄,若想家族昌盛,还是要多开枝散叶才是。听说你兄长只娶了一房正妻,且无所出,朕会让人挑选家世品貌不俗的女子送去侍奉左右,也算是朕对沐家的恩典。
【言及此,忽而长叹了口气,抬手将其从雪地中拉起,顺手帮着拍了拍沾上的雪,道】
过往之事不提也罢,如今这宫里从小陪着朕一路走来的也只剩下你一人,朕不想做孤家寡人,也想能多留下些念想。如今没了那么多的顾忌,往后你莫要再使性子,朕自然也不会薄待了你。
【说着,从旁侧的枝头采一枝红梅,如年少一同玩耍时那般帮她别在了发间,手指沿着鬓发顺着脸颊缓缓落下,勾勒出依旧姣好的面容。】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9

年龄

4

威望

12

贡献
后宫妃嫔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66 锭
/
赠礼:2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六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应如他所说,沐家历代赤诚忠心跟随帝王,那年兵变爹不顾自己安危为他挡下那一刀,救命之恩也得了他亲请爹做他的武功教习。自他登基沐家受着雨露恩赐,自己也在宫里多得照佛。可后来元家有所隐动,他对沐家就一日不比一日,甚至是质疑沐家。我也深切怀疑这其中有什么不对,若是爹真与元家勾结也未尝不是这样。】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道理我自然懂。倘若真是如此,他是给了沐家台阶下,也怕是沐家终究大家护卫皇城失了也是可惜。如今元家覆灭,沐家没了压制正是蒸蒸日上时,沐家不能没落在爹的手里,我更不能成了冷宫弃妃。长兄年少有为不输当年爹的风采,袭爵最好不过。沐家交在长兄手中自然是信的过的,指望能忠诚侍君给沐家新的光景。雷霆雨露皆是恩德,他所亲赐是光荣更是一道难处,这事还需同长兄好好说说。】
【被人拉起,摸去脸上泪萤微微一笑,绝口不提沐家同元家,只行礼谢恩。】
“陛下对兄长的恩赐,臣妾替兄长谢过陛下,臣妾兄长虽说还不能同家父相比,却是个真性情的直肠子,陛下的恩赐兄长定会誓死报答,不辜负陛下隆恩。”
“臣妾于思妍静心养性,有些事臣妾想清不少,臣妾是为陛下妃嫔,理应服侍好您为皇家开枝散叶,同后宫姐妹和睦相处,段然再不会胡闹任性了,也望陛下怜惜。”
【乌黑的眸子凝望着他,柳叶黛眉一平舒缓了神色。红豆多相思我见是红梅更具相思,时常想着若还是儿时又该有多好。依着人胸膛,我又多想岁岁有今朝。】
“臣妾好久没听陛下唤我一声卿卿了,陛下可还愿意吗?”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十四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卿卿……
【不知多久未曾唤过这二字,顺着她的话喃喃念出,似轻唤,又似自古呢喃,一时也分不清这唤出口的二字中的种种情绪。】
【长叹一声,轻轻抚了抚她的背,清浅道了句】
罢了,朕知晓你父终究还是顾念了君臣之义,否则也不会在宁王平乱那晚按兵不动,没有为救元氏而逼宫要挟,否则只怕便是有宁王在外行事,也未必能这般顺利平定了局面。若非如此,朕也不会如此轻饶了你沐氏一族。
【说着,将之轻轻推开,一手覆上其荑握住,舒展眉头,轻笑一声道】
许久未曾去过你宫中坐坐,现下也近了午膳时分,便去你处同用好了。
【也不待她应答,遂摆驾往思妍宫而去。】
【用罢午膳,与思妍宫中歇下,兴致起,一番云雨温存,倒是仿若回到当年,心结也松解不少。】
【因着次日便是小年,按例须一早往宗庙祭拜,晚上便要斋戒沐浴,故未留宿。】
【次日小年,遣人送去了件貂绒大氅,又让膳房给思妍宫加了道往日喜好的菜肴。如此一来,宫人也便知晓这思妍宫也得复了恩宠。】
(结)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悠游晓梦 ( 鄂ICP备17022875号-1

GMT+8, 2020-9-26 18:58 , Processed in 1.225306 second(s), 10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