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悠游晓梦-古风演绎真人文字游戏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小喇叭+ 发布

12-21 16:00
查看: 685|回复: 8

[进行] 坤宁宫:苏容、苏云昭

[复制链接]
未结剧目0

15

年龄

6

威望

19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31 锭
/
赠礼:3 件
恩宠:3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昶平四年 腊月二十七日
地点:坤宁宫
对戏:苏容、苏云昭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5

年龄

6

威望

19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31 锭
/
赠礼:3 件
恩宠:3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容
投毒之事从八月查到了腊月,整个人也是混混噩噩的,每日倚在窗前望着外面,虽说有林嬷嬷照顾,整个人却也是憔悴了许多。前些日子投毒一事有了结果,便也解了禁足,从前的奴仆到也有些变动,身边伺候的丫头也从文清变成了晚棠。说到底晚棠是自己从娘家带来的丫头,入了宫反倒疏远了,到时让旁人钻了空子,终究是自个用错了人。这些日子在宫里将养着,又让晚棠打听打听着宫里什么情形。
禁足出来的后一日接到了父亲的书信,先是数落了自个一番,又交待过些日子庶妹便送进宫来伺候,让自个在争争宠,便也没什么了。
如今皇后的身子怕是要不成了,如今解了禁足该去瞧瞧,命人备下补药,带着晚棠去了坤宁宫。入宫门,自知皇后不想见我,不命人通传,只是带着晚棠跪在了正殿门口。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2

威望

5

贡献
入籍文牒凡人京城人士苏氏世族母仪天下中宫凤印
别称:阮阮
/
性别:女
/
身份:凡人
仙龄:坤宁宫
/
生辰:六月初三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苏氏嫡女
父亲身份:正一品太傅(已故)
母亲身份:四柱宋家嫡女
金钱:62 锭
/
赠礼:0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冬雪不吝,筑一宫朱墙白瓦,檐牙递半缕梅香入户,倏尔杳渺无踪。日子一天天地捱,竟也从中秋挣扎到了腊月,权且当天公作赏,怜苏氏阖族忠骨英魂,叫我偷这弥留年岁,倒也不敢贪妄,天命寿数,岂是人力可挽。

这几月时梦时醒,却是梦时愈多,醒时愈少,近日身子倒还爽利起来,徐太医奉旨请脉,连声呼贺凤体好转,道说不日大愈,我瞧他两撇八字胡翘得老高,便知是哄我开心的说辞,这摧枯拉朽一副病躯,油尽灯枯,或也只堪容我三两日回光返照。

杜若来禀说苏昭仪请见,不声不响地,也未让人通传,宫里人倏忽,见雪天皆在内院躲懒,去时昭仪已经跪了好些会儿,适才请了进来,奉在偏厅伺候着,遂来询我的意思,见或不见。

我打心底里怨其父之苟且,继而转嫁与她,虽同出苏氏一脉,到底生分许多,且不言今我父兄罹难,她家却借势乘风而起,或为趋名逐利,蝇营狗苟之行实难认可,她大抵知我心之所想,故才有此一举。我自诩掌宫仁厚,即便不喜与之往来,寻日用度也不曾亏私半分,即便有怨,她被陷禁足时亦不曾落井下石,苏家历来以儒治学,倡以德报怨,然好意未必能迎来善念,一如她今日逼见。

“传吧。”

轻漠掀唇,撂下两字无声,待人入,着徐太医替昭仪诊罢脉相,方才遣出,留了杜若与她跟前儿的大宫女伺候。

“陛下都免了昭仪的禁足,本宫可着实担不起罚跪一宫主位的罪责呢。幸而徐院首那儿留了脉案,昭仪贵体无甚违和,免叫那些多嘴的空口薄舌嚼出些什么不该有的话来,倒失了后宫的体面。”

点“体面”二字,意指她此举多有僭越,话里话外倒还算和善。

“现下六宫诸事皆由贵妃执掌,何事需昭仪亲自来一趟?”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5

年龄

6

威望

19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31 锭
/
赠礼:3 件
恩宠:3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九日(夏)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容
白雪纷纷而落,映着红墙绿瓦甚是好看。也难怪人人都想见着紫禁城,眼前这番景象,无论是谁都会迷了眼。冬日里宫人懒散,这会都不知道跑那儿偷懒去了。也不知跪了多久,皇后跟前的杜若瞧见,连忙迎了我进偏殿,命人伺候着,她便前去通传。在偏殿候了半刻,散了散身上寒气,才去正殿拜见皇后。

进了正殿,瞧了榻上那人,不知为何眼眶有些酸涩。行了礼问了安,许太医请了脉,闻人言语。
“娘娘教训是,今日之事是臣妾失了体面,还望娘娘勿怪”
“贵妃娘娘可以处理后宫诸事,却处理不了臣妾与您的家事”

话到此处,这泪有些不大争气的滚下来。记得那年初入坤宁宫拜见,那时眼前的人凤体康健,苏家还有往日的荣光,一切都没变,可如今...。那时自个年轻,有事终究瞧不真切,心里还曾怨过她,现在我才明白,这深宫之中或许只有她对我还有真心。想起自已父亲的所作所为,她苏容有愧啊。跪在在了人的榻前,脸上挂着泪痕。
“娘娘...臣妾心中对您有愧...”
“我旁系更对不起苏家嫡系啊...”
“今日这一跪是臣妾欠您和苏家列祖列宗的...”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2

威望

5

贡献
入籍文牒凡人京城人士苏氏世族母仪天下中宫凤印
别称:阮阮
/
性别:女
/
身份:凡人
仙龄:坤宁宫
/
生辰:六月初三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苏氏嫡女
父亲身份:正一品太傅(已故)
母亲身份:四柱宋家嫡女
金钱:62 锭
/
赠礼:0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二十一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云昭

一声“家事”堪堪触动心弦,眄一眼,那厢饶是一副泫然欲泣我见犹怜的模样儿,不多时,却也别无它言,豆大的泪珠儿便断了线似的往下掉,此时若有外人,定然要以为我方才将她狠狠欺负了去。

苏容所言句句入耳,我便纵她跪伏在榻前哭诉,那颗历尽风霜尘秽的心却是古井无波,不悲不喜,再无转圜的余地,末了却言其他:“贵妃,初入宫时只是个莽莽撞撞的野丫头,如今早已是行事果决,堪任重事之人,德妃来的晚,我尚还记得她那会儿来坤宁宫问安,谨小慎微,小半天儿连笑也不敢笑,如今也出落得端庄得体,深得圣心。”

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父亲彼时送你入宫是什么意思,本宫如何不知,昔年罪妇元氏跋扈,他们莫不过欲让你帮衬本宫一二,可男人哪懂这后宫里的道理,你一来,我与那罪妇,苏氏与元氏,便再无衡之一字可言,我愈与你亲近,苏氏便危险一分,你亦如是,我盼你聪慧,懂我心意,亦能凭自个儿站稳脚跟,那才是苏氏之福,到底事与愿违,你我姐妹心不在一处,你父亲亦与阿公与本宫父兄分道扬镳,许就是天意。”

杜若奉了茶来,苦涩中略带一丝清甜,润了润嗓,她仍跪着,我饶是没有让她起身的意思,一脉相继,而今观之,眼下这人许是也承了她父亲三分的权谋心术。

“我无法代替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原谅你,正如你无法代替你父亲诉诸以愧,你自幼与我一道受教于阿公膝下,这些浅显的道理如何不懂,却执意要来,声声泣诉,无一不是在剜本宫伤疤。”杜若收了茶盏,我抻手将被角一掖,目光挪开来,轻描淡写添一句,“苏容,你便这么急不可耐。”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5

年龄

6

威望

19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31 锭
/
赠礼:3 件
恩宠:3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五年七月二十一日(秋)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容
捻着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从前本不是个爱落泪的人,自入宫中只觉得这万般苦楚无人所诉,竟也变得有些娇揉造作。
话至此处,终究姐妹二人离了心,万事皆尘埃落定,再无转换余地。
“若论地位尊崇臣妾不及娘娘万分,论陛下宠爱更不及贵妃娘娘,再论才情更比不得德妃”
“论情分又比不得庄昭媛,论容貌又比不得楚宝林,臣妾便是万分不及旁人,却也被困于这深宫,永生永世不得出”

想起当年入宫一事,这心中总是怨着皇后,若是她在后宫得力,或许今时今日自己在宫外寻得良配。虽说也曾存过妄念,但终究只想求一个一心一意的人,却不曾想,一朝入宫断了这辈子的情念。便是这么一个怨字,变到今时今日也不曾消散。
“天意难违,或许这就是苏家命中该有的劫难”

“幼时臣妾自持行为举止,规矩礼仪才情样貌绝不输于嫡出女子,暗地里也是同娘娘较着劲”
“可是不管臣妾怎样努力,皆是徒劳,阿公眼中众人眼中便只有娘娘这个嫡女”
“便是娘娘后来嫁入太子府,成为一国之后,臣妾也被教导说女子德行应如皇后娘娘一般”

手中紧紧的攥着帕子,眼眶微红。
“臣妾从不敢奢求娘娘原谅,来日到了下面自会向列祖列宗们请罪”
“臣妾又怎敢去揭娘娘的伤疤,更不敢对着皇后之位有半分念想”
“只是臣妾着心中总有不甘,只是如今看娘娘缠绵病,嫡系更是家破人亡”
“臣妾竟觉得心中痛快”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2

威望

5

贡献
入籍文牒凡人京城人士苏氏世族母仪天下中宫凤印
别称:阮阮
/
性别:女
/
身份:凡人
仙龄:坤宁宫
/
生辰:六月初三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苏氏嫡女
父亲身份:正一品太傅(已故)
母亲身份:四柱宋家嫡女
金钱:62 锭
/
赠礼:0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五年七月二十一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云昭

此后言之凿凿,莫不过应了我那句“急不可耐”,杜若与她跟前儿那大丫头尚在殿中,遑论声讨亦或幸灾乐祸未免太早了些,便是这些话她今日非说不可,当着下人的面,到底失了苏家的颜面。

苏家,我又何言苏家,那如今皆是廊庙泥淖,黄泉枯骨罢了。

思及此,涸泉般的心蓦地又泛出些酸楚,非是因着苏容这三两句无关痛痒的指摘,只这行将就木时,听此一言,恍然惊觉自己似乎从未活过,她好歹能啐一声“痛快”,反观自己,尚在高处时无骄无纵,如今家破人亡,纵使她言辞不善,亦激不起我半分怒火,不该如此的,不该。

犹记懵懂当年,我也慕纵马长歌,闲时在阿公的书阁里翻些经史策论,亦或搬个小板凳去家塾外头听阿公讲学授课,二哥哥还笑我说莫不是日后要当个女状元,结果女状元没当成,太祖一纸遗诏,彼时一切如梦幻泡影,再也捡拾不得。

似乎我合该要当那人的太子妃,要为苏氏一族立命,成为贤德的一国之母,阿娘从前还能唤我一声阮阮,自入宫后,生生拗作一口一个的“娘娘”,待我魂归九泉,墨着史册,落笔亦不过冰冷的“皇后苏氏”。

苏云昭是谁,谁又是苏云昭。

“你明知我因何入宫,彼时若不愿,奈何肖我,若能藏拙,未尝会有此一遭。”

半阖双眸,似是耗尽心力:“若真要求个痛快,不如待我故去,你当着皇上的面儿往我灵位上啐一口,岂不快哉?”

不愿再言,吩咐杜若道:“今儿苏昭仪的教诲,字字句句可且记下了,誊抄一份递去养心殿,皇上惯是爱看姐妹情深的戏码,顺道让皇上好生犒劳犒劳苏大人,这还真是生养一个好女儿。”

“苏容,不言其他,如今我仍是皇后,口舌之快,总归需要代价。”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5

年龄

6

威望

19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31 锭
/
赠礼:3 件
恩宠:3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五年七月二十六日(秋)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容
或许自己真是急不可耐,急着看她失至亲,看他家破人亡,看她一无所有。我当真痛快了?或许痛快了,也或许未曾痛快,心中所有不甘,其实归根到底不过是自个的嫉妒。
“娘娘定会想臣妾失了颜面,丢了后妃的体面,何为体面?何为颜面?我又为何要在意?”
“为着规矩而活,为着家族而活,您不累吗?”

“您是皇后,生是皇家的人,死是皇家的鬼,这一辈子都逃不出这皇城”
“臣妾好奇,不知陛下会怎样处罚臣妾,又会如何处罚臣妾的父亲”
许是今日跪的有些多了,这双腿都有些麻木。晚棠将我扶起,一时站的不大稳了,好似想起什么一般,脸上挂着笑。
“想来有一事娘娘还不知道,您母亲病重,大夫说是忧思过度,伤了肺腑,怕是熬不过这个冬了”
“原本怕您伤心,不敢告诉您,只是这两日似乎夫人不大好,怕是要不成了”
“臣妾便想应告诉您,总不能连自己母亲去了,您也不知道,在被说上不孝啊”
“既然该说的都说完了,臣妾就不打扰皇后娘娘休息了”
“臣妾告退”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2

威望

5

贡献
入籍文牒凡人京城人士苏氏世族母仪天下中宫凤印
别称:阮阮
/
性别:女
/
身份:凡人
仙龄:坤宁宫
/
生辰:六月初三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苏氏嫡女
父亲身份:正一品太傅(已故)
母亲身份:四柱宋家嫡女
金钱:62 锭
/
赠礼:0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五年七月二十八日(秋)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云昭

刻薄且讥诮的词句自她唇齿崩落,摔个玉碎啷当,转眼化做食髓啖血的蛆蚁,要将我生吞活剥,我竟不知她是何时生了副如此歹毒的蛇蝎心肠,许是经年累月的妒火烧促,许是这深宫清寂长夜熬就,手足之情,时至今日业已辗作齑粉。

“送客。”

我端着最后一丝所谓尊严,咬牙吩咐,待人离后再撑不住胸中郁结,喉头一股腥甜涌出,污了袍被,坤宁宫上下仆婢顿时慌了神,杜蘅亲自赶往太医院叫徐太医,旁的人熬药的熬药,添碳的添碳,不可开交。

杜若在榻前陪侍,不敢离开半步,眼角红彤彤的,将哭未哭。我看着她,突然怀念起早年的清秋朗日,那时的我,还不是太子妃,不是皇后,她也还是苏府性格最烈的丫头,偶尔被二哥哥逗弄,掐了腰气红一张小脸,转头去跟阿娘告状,彼时我正伏在阿娘怀里正吃糖糕糕,聆一席温声细语,得了脊背温柔的抚摸。

我阿娘乃是朱门高户的书香女子,一品诰命,半生柔弱,待我父亲去后却坚挺撑住了整个苏府的天,庇佑阖家老弱妇孺,可天也是会塌的。

我再也顾不得什么规矩礼法,伏在杜若怀里泣不成声,自十五岁入东宫,我便再未流过一滴眼泪,将女人最好的七年光阴葬在这里,又到底换回了什么。

“杜若,我想回家,你去替我求求皇上,我不要当什么皇后了,我只想见见我阿娘,他说过会帮我照顾她们的……你帮我求求他,求他放过我……放过我……”


杜若无言,只将我拥得更紧了一些。

是啊,逃不掉的。

——结——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悠游晓梦 ( 鄂ICP备17022875号-1

GMT+8, 2020-9-26 19:03 , Processed in 1.238606 second(s), 9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