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悠游晓梦-古风演绎真人文字游戏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小喇叭+ 发布

12-21 16:00
查看: 341|回复: 4

[进行] 坤宁宫:苏容、苏云昭

[复制链接]
未结剧目0

15

年龄

6

威望

19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18 锭
/
赠礼:3 件
恩宠:3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昶平四年 腊月二十七日
地点:坤宁宫
对戏:苏容、苏云昭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5

年龄

6

威望

19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18 锭
/
赠礼:3 件
恩宠:3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容
投毒之事从八月查到了腊月,整个人也是混混噩噩的,每日倚在窗前望着外面,虽说有林嬷嬷照顾,整个人却也是憔悴了许多。前些日子投毒一事有了结果,便也解了禁足,从前的奴仆到也有些变动,身边伺候的丫头也从文清变成了晚棠。说到底晚棠是自己从娘家带来的丫头,入了宫反倒疏远了,到时让旁人钻了空子,终究是自个用错了人。这些日子在宫里将养着,又让晚棠打听打听着宫里什么情形。
禁足出来的后一日接到了父亲的书信,先是数落了自个一番,又交待过些日子庶妹便送进宫来伺候,让自个在争争宠,便也没什么了。
如今皇后的身子怕是要不成了,如今解了禁足该去瞧瞧,命人备下补药,带着晚棠去了坤宁宫。入宫门,自知皇后不想见我,不命人通传,只是带着晚棠跪在了正殿门口。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2

威望

5

贡献
入籍文牒凡人京城人士苏氏世族母仪天下中宫凤印
别称:阮阮
/
性别:女
/
身份:凡人
仙龄:坤宁宫
/
生辰:六月初三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苏氏嫡女
父亲身份:正一品太傅(已故)
母亲身份:四柱宋家嫡女
金钱:47 锭
/
赠礼:0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冬雪不吝,筑一宫朱墙白瓦,檐牙递半缕梅香入户,倏尔杳渺无踪。日子一天天地捱,竟也从中秋挣扎到了腊月,权且当天公作赏,怜苏氏阖族忠骨英魂,叫我偷这弥留年岁,倒也不敢贪妄,天命寿数,岂是人力可挽。

这几月时梦时醒,却是梦时愈多,醒时愈少,近日身子倒还爽利起来,徐太医奉旨请脉,连声呼贺凤体好转,道说不日大愈,我瞧他两撇八字胡翘得老高,便知是哄我开心的说辞,这摧枯拉朽一副病躯,油尽灯枯,或也只堪容我三两日回光返照。

杜若来禀说苏昭仪请见,不声不响地,也未让人通传,宫里人倏忽,见雪天皆在内院躲懒,去时昭仪已经跪了好些会儿,适才请了进来,奉在偏厅伺候着,遂来询我的意思,见或不见。

我打心底里怨其父之苟且,继而转嫁与她,虽同出苏氏一脉,到底生分许多,且不言今我父兄罹难,她家却借势乘风而起,或为趋名逐利,蝇营狗苟之行实难认可,她大抵知我心之所想,故才有此一举。我自诩掌宫仁厚,即便不喜与之往来,寻日用度也不曾亏私半分,即便有怨,她被陷禁足时亦不曾落井下石,苏家历来以儒治学,倡以德报怨,然好意未必能迎来善念,一如她今日逼见。

“传吧。”

轻漠掀唇,撂下两字无声,待人入,着徐太医替昭仪诊罢脉相,方才遣出,留了杜若与她跟前儿的大宫女伺候。

“陛下都免了昭仪的禁足,本宫可着实担不起罚跪一宫主位的罪责呢。幸而徐院首那儿留了脉案,昭仪贵体无甚违和,免叫那些多嘴的空口薄舌嚼出些什么不该有的话来,倒失了后宫的体面。”

点“体面”二字,意指她此举多有僭越,话里话外倒还算和善。

“现下六宫诸事皆由贵妃执掌,何事需昭仪亲自来一趟?”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5

年龄

6

威望

19

贡献
入籍文牒后宫妃嫔京城人士
别称:
/
性别:女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后宫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18 锭
/
赠礼:3 件
恩宠:3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九日(夏)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容
白雪纷纷而落,映着红墙绿瓦甚是好看。也难怪人人都想见着紫禁城,眼前这番景象,无论是谁都会迷了眼。冬日里宫人懒散,这会都不知道跑那儿偷懒去了。也不知跪了多久,皇后跟前的杜若瞧见,连忙迎了我进偏殿,命人伺候着,她便前去通传。在偏殿候了半刻,散了散身上寒气,才去正殿拜见皇后。

进了正殿,瞧了榻上那人,不知为何眼眶有些酸涩。行了礼问了安,许太医请了脉,闻人言语。
“娘娘教训是,今日之事是臣妾失了体面,还望娘娘勿怪”
“贵妃娘娘可以处理后宫诸事,却处理不了臣妾与您的家事”

话到此处,这泪有些不大争气的滚下来。记得那年初入坤宁宫拜见,那时眼前的人凤体康健,苏家还有往日的荣光,一切都没变,可如今...。那时自个年轻,有事终究瞧不真切,心里还曾怨过她,现在我才明白,这深宫之中或许只有她对我还有真心。想起自已父亲的所作所为,她苏容有愧啊。跪在在了人的榻前,脸上挂着泪痕。
“娘娘...臣妾心中对您有愧...”
“我旁系更对不起苏家嫡系啊...”
“今日这一跪是臣妾欠您和苏家列祖列宗的...”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0

年龄

2

威望

5

贡献
入籍文牒凡人京城人士苏氏世族母仪天下中宫凤印
别称:阮阮
/
性别:女
/
身份:凡人
仙龄:坤宁宫
/
生辰:六月初三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苏氏嫡女
父亲身份:正一品太傅(已故)
母亲身份:四柱宋家嫡女
金钱:47 锭
/
赠礼:0 件
恩宠:4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二十一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云昭

一声“家事”堪堪触动心弦,眄一眼,那厢饶是一副泫然欲泣我见犹怜的模样儿,不多时,却也别无它言,豆大的泪珠儿便断了线似的往下掉,此时若有外人,定然要以为我方才将她狠狠欺负了去。

苏容所言句句入耳,我便纵她跪伏在榻前哭诉,那颗历尽风霜尘秽的心却是古井无波,不悲不喜,再无转圜的余地,末了却言其他:“贵妃,初入宫时只是个莽莽撞撞的野丫头,如今早已是行事果决,堪任重事之人,德妃来的晚,我尚还记得她那会儿来坤宁宫问安,谨小慎微,小半天儿连笑也不敢笑,如今也出落得端庄得体,深得圣心。”

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父亲彼时送你入宫是什么意思,本宫如何不知,昔年罪妇元氏跋扈,他们莫不过欲让你帮衬本宫一二,可男人哪懂这后宫里的道理,你一来,我与那罪妇,苏氏与元氏,便再无衡之一字可言,我愈与你亲近,苏氏便危险一分,你亦如是,我盼你聪慧,懂我心意,亦能凭自个儿站稳脚跟,那才是苏氏之福,到底事与愿违,你我姐妹心不在一处,你父亲亦与阿公与本宫父兄分道扬镳,许就是天意。”

杜若奉了茶来,苦涩中略带一丝清甜,润了润嗓,她仍跪着,我饶是没有让她起身的意思,一脉相继,而今观之,眼下这人许是也承了她父亲三分的权谋心术。

“我无法代替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原谅你,正如你无法代替你父亲诉诸以愧,你自幼与我一道受教于阿公膝下,这些浅显的道理如何不懂,却执意要来,声声泣诉,无一不是在剜本宫伤疤。”杜若收了茶盏,我抻手将被角一掖,目光挪开来,轻描淡写添一句,“苏容,你便这么急不可耐。”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悠游晓梦 ( 鄂ICP备17022875号-1

GMT+8, 2020-6-4 02:27 , Processed in 1.212000 second(s), 6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