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悠游晓梦-古风演绎真人文字游戏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小喇叭+ 发布

12-21 16:00
查看: 511|回复: 9

[完结] 养心殿:皇帝墨昭琰、德妃洛纾(蓬莱?可信吗?)

[复制链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昶平四年 腊月二十四地点:养心殿
对戏:皇帝墨昭琰、德妃洛纾
剧情:蓬莱?可信吗?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贡献 +1 收起 理由
墨隐 + 1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冬) | 显示全部楼层
(皇帝墨昭琰)
【晨起更衣时,闻冯全说德妃一早遣人急送一封蜡信笺,说须得圣上亲启。】
【德妃行事素来有度,若非要紧,断不会这么早就遣人过来传信。只是一时也想不出她那处能有何要紧事如此着急。】
【让冯全取来信笺展开,见字,眉头微皱,一来因着纸上字迹看着眼生,二来上头只没头没脑地写了“蓬莱”二字。】
【蓬莱……口中呢喃这二字,忆起不久前亦是从德妃送来的书中见过,本以为不过是市井间杜撰出的异闻杂谈,不知德妃何故突然如此慎重处置。】
【心中疑惑,索性无事,让冯全遣人召德妃过来问询。】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6

年龄

10

威望

25

贡献
江南人士后宫妃嫔官宦之家入籍文牒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6 锭
/
赠礼:3 件
恩宠:5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九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妃
[将信呈上去后便预料着人会派人来请去问话,因此请安过后并未更衣,只在屋中看些闲书。待有小黄门来请,自对镜检查了一遍妆容,用茉莉水将鬓发抿紧,便促轿往养心殿去。
入内前先解了披风,将手炉手筒一类都交给细香,只露里头穿的一件蜜合色风毛比甲,藕荷色上袄和下头淡紫色马面裙。捧了御前大宫女过来奉的茶盘,见人坐在书房长案后头,先恭谨请过安,将茶奉上]爷喝口茶。[之后便瞧见了他案上放的信件。此刻才知道里头写了些什么,不由有些纳罕,当下只将昨夜事情回禀了一遍]她同妾说有要紧的信件呈递给您,妾虽不能全信但也怕真的耽误了。从前为何不告妾不得而知,只知道如今妾已经知晓了,就不能在妾这儿耽误功夫,又因她实在身份特殊,便漏夜给您送去了。[提到自个儿送去的风物志中内容,在脑海里印证了一番才回话]的确是有这样一件事儿,只是当时只当是民间俗本故事记录下来,未曾有过多考究。如今她身为东国宫女重提此事,妾也不知其中是否有所关联?

评分

参与人数 1贡献 +1 恩宠 +1 收起 理由
墨隐 + 1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十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待德妃到来,照例一番礼数不提,遂将那封信笺拿出询问因由,却未料她亦是不知详情。】
【听完昨夜之事,思索片刻,道】昶平元年时,东瓴送公主和亲,为表忠心,随行陪嫁女子皆非寻常宫人,哪怕最次亦是商贾富户之女,想来是有意将这些女子封赏王族与朝臣,以固两国关系。后来因诸多因由,这些宫人未能完成原本使命,便就留在了关雎宫陪伴单氏,以缓解其思乡之情。
【单氏便是已故前德妃,提及她,心中多少有些愧疚。记忆中,此女性情身子皆是柔弱非常,从入宫之初便一直病着,一直熬了四年终究没挺过去,连身后事也是草草了之,着实令人唏嘘。】
单氏是个可怜的,如今能有人愿意冒死祭奠她,先不论存了什么心思,到底也算积了份阴德,如何处置,你看着办便是。至于她说的东西和话……
【稍作犹豫,复又道】虽不知这世间是否当真有蓬莱仙岛,但终究是单氏的临终嘱托,也该看看到底是什么。
【说罢,唤来冯全,让他遣人将那宫女领来问话。】
【待冯全领命出去,问】若世间真有蓬莱,你觉着是否该寻之?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6

年龄

10

威望

25

贡献
江南人士后宫妃嫔官宦之家入籍文牒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6 锭
/
赠礼:3 件
恩宠:5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十三日(夏)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妃
[手中奉茶给皇帝,然后才站在一旁垂首听人说话。一应听得仔细,到末了轻轻颔首]妾明白了。妾本来的意思是若她想留在宫中,自然愿意给她一份体面差事。如今她想要出宫去妾也原本便是想请您恩典,允了她这一番心意。
[行至人身后轻轻替人揉肩]至于关雎宫里其他几个东国来的婢女,妾也想问明白她们的意思,愿意留便留下,不愿意妾便回禀贵妃给她们再另寻差事。
[听到问话手上动作不停,但却显而易见的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方沉静开口]妾久在宫中不大知晓外头的事儿,也不知道是否真有这样一个地方。但妾觉着若是找寻蓬莱能帮助爷治理江山或者帮上其他的忙,且不太过劳民伤财,那便值得去寻。[虽在人背后,面上却仍有了一分红晕]妾考虑事情当然会先想到您,因此思虑必然不如您周全,不能从大局考虑。这样的事儿还得您拿主意呀。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十四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单氏是在元氏之乱时突然离世的,收殓的本就仓促寒酸,更不必提对那些陪嫁宫人的安置。】
朕倒是觉着这宫女未必是真心想求这份恩典,怕又是以退为进的把戏,否则大可不必如此剑走偏锋兵行险招,只需直接向你这新主子提上一提,想来你念在她这份对旧主的真心上,也会替她求了这份恩典。还有那单氏的嘱托,既然她昨日能透露“蓬莱”二字让你传信与朕,那同样也可以等过些日子一并按此法说与朕知晓。可她却偏偏非要整出昨日那诸多事来,又用单氏的嘱托引朕前去,这心思用得可不浅。
【说着这些算计心思也不恼,反倒是轻笑了起来,道】富贵险中求,敢为自己搏一条出路,倒也有几分胆色。去妃陵就不必了,终究是东瓴送来的人,若这般处置,只怕惹出不必要的猜忌。如今南边和北边皆在用兵,虽西边有凝华主事,暂且宁定,却也免不了有悍匪流寇袭扰,难得东边这东瓴国一直乖顺,朕也不能寒了东瓴国主的心。
【边说边稍作思索,脸上转而浮起一抹促狭浅笑,又道】
既然她用以退为进的法子想给自己搏条出路,那便指婚给宁王好了。宁王的亲事一直不顺,先王妃故去的早,本想着将北蛮送来的和亲公主指给他,原本二人性格倒也般配,却未料北蛮的冷王弑兄夺位,又勾结昭华图谋不轨,这亲事最终也没成了。
【说到宁王,不由唏嘘,刚继位那会儿因顾忌着他手握重兵,亦曾对他有过猜忌提防,为此还将原本心仪与他的西禹公主指给了逸王。当真是日久见人心,元氏之乱时。若他有不臣之心,大可趁乱起兵,然其却并未如此,反倒是接到甯修仪的传信后暗中寻找解蛊之法,后又襄助平了大乱,如今奉旨去协助南蜀清缴叛军,当真是忠心耿耿,劳苦功高。】
宁王洁身自好,如今已是而立之年,膝下竟无子嗣。府中不能一直由安平郡主打理,这丫头年岁也大了,终归是要嫁出去的。所以,不如将这东瓴宫女送到他府上做个侧妃,若能得了宁王的喜爱诞下子嗣,扶成正妃也未必不可。
【越说越觉得如此甚好。只是眼下还需看看她到底得了单氏的什么口信和东西再说。】
【提及宁王子嗣,又想到自己膝下亦是子嗣单薄,虽有已故淑妃所生大皇子,可那孩子先天不足,能否平安活下都难说。】
【想到此处,心中烦闷,回身将人拉入怀中,就见桃花拂面,心下微微一动,轻声调笑道】
朕知道你是个好的,若能为朕诞下子嗣,那便更好不过……
【说罢俯身,将诸多言语没入唇齿纠缠之中。】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6

年龄

10

威望

25

贡献
江南人士后宫妃嫔官宦之家入籍文牒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6 锭
/
赠礼:3 件
恩宠:5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十四日(夏)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妃
[一应静听下来才觉自己心思还是太过浅陋,加之心肠太软若真的应了那宫女所求,怕是要为皇帝与朝政上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末尾垂首应下,又用指尖轻轻抚平他肩膀处的衣料褶皱]皇爷说的是。那便于她此份恩典。待此事了了妾便不让她同其他宫女一样做洒扫粗活了,只做些内室细活儿,等待指婚。[略有犹豫]只是她毕竟如今只是宫女出身,若嫁做侧妃是否……家世上不大合适?是否要给她恩典将家世抬一抬?
[嘴上这样问着,心底终究有一声儿默叹。两人素未谋面便要成就这样一桩婚姻,或许比去守陵,到老归家更让人觉得心里凄苦一些吧。]

[思绪回到眼前,听到孩子两字心下陡然一酸。入宫时日已经不短了,虽不执着于生儿育女一事但是到底有所期望。不为其他,只为期望着自己能生下与人的孩子,并抚养长大。从前担心自己位分不够亲自抚养,如今却担心若真是福薄,生不下来该是如何?不知不觉间已经被人拉入怀中,淡淡龙涎香的味道环绕周身,半仰起头来回应着。从最初生涩到之后温柔,手不自觉攀上人后颈搂紧,心田也变得柔软起来。待分开时还微微有些喘息,便靠在人胸前停歇了一会儿,这才低声]妾入宫以来一直得您恩宠不断,却始终未能替您生下一儿半女。外间流言妾是知晓的,说妾枉费了您的雨露君恩,妾自己也觉着未能尽嫔妃职责,妾请您恕罪……[声音里有一分极力压制住的哽咽,面上却红热起来]妾往后定努力,努力能诞下妾同您的孩子……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十八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听着她说“努力”二字,不由轻笑出声,只觉她有时当真是憨直可爱的紧。】
【此时正清晨,顾着礼数也不便再有更多动作,只将之拥于怀中,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尖,顺着她的话,语带双关地笑应了句】该当是朕努力些才是。
【这话说得露骨,怕她面上抹不开,接了她之前提及的事答道】
那宫女本就是东瓴进贡来的,在东瓴的身份地位想必不会太低,倒不必那般麻烦,只需查清原本的家世来历,若无不妥,直接复了她的贡女身份再指婚就好。
【说完东瓴宫女的事,又想起昨夜与贵妃议定的那事,正巧今个也是要与她说的,便一并道】
皇后的苏家主支一脉如今人丁凋零,然苏家乃百年望族,又为四柱之一,各地皆有苏家所设私塾书院,朝中门生无数,在文人清流之中的影响不容小觑,一时半刻是无人可以取代的。只可惜能撑起苏家的旁支唯有苏昭仪家这一支,然其父兄皆是工于心计擅专营之辈,不似皇后这主支为人刚正,人品高洁。
【言及此,轻叹一声,继续道】
朕本有心扶你族取而代之,只是你这一族非洛家主支,往日亦名声不显,你父年岁也高,才学尚难服众,唯有寄希望于族中能培养出堪大用之人。可这要花费的时日怕是不短,变数也多,朕还是只能先稳住苏家才行,却又担心苏家在他们手中会迅速败落,让朕来不及准备,故朕打算将苏家二房这一支的嫡长孙接入宫中抚养,一来以此为掣肘,让苏家有所指望,二来也想培养出能接替主事的苏家后辈。
【讲完应由,看着她,神色凝重的看向她道】昨日朕与贵妃商议过此事,觉得宫中唯有你可担此重责。
【说完,想了想,又毫不避讳地与她直言未曾与贵妃言及打算】
你若抚养苏家此子,往后他必承你一份养育之情,江南洛家亦可借着苏家的根基取而代之。若你日后诞下皇女,亦可指婚于此子,洛家与苏家的关系便就更加稳固,如此一来,洛家苏家便是一家,天下文人亦会因着两家归心于朕。
【此事从始至终就未问过她愿不愿,只因着相信她能明白和体谅其中的筹谋。】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16

年龄

10

威望

25

贡献
江南人士后宫妃嫔官宦之家入籍文牒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176 锭
/
赠礼:3 件
恩宠:5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昶平五年四月十八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妃
[面上愈发浓的赤色随着人后话才慢慢褪下去。前番思绪还仍有些沉浸在方才情感之中,到后来面色便愈发宁静,甚至带了一番郑重。朝堂上的事从不主动打听,如今人说起来也并不多加以评述,只静听而已。但在此过程里却能知晓朝堂上必定是各方势力盘根错节的,心中不由升起一份担心:父亲是否能从容应对?期望他并没有为此而消耗太多心力。]

[听到要抚养苏氏嫡长孙时不由一惊]我……?[知道人话还未完,便忙又低下头去]妾失言。[而后更认真听他说话,心中却更加五味杂陈起来。入宫以来的确希望膝下有所出,但亲生养他人孩子终归是不一样的,即便费尽心力也不一定能使母子之间真的毫无芥蒂。可转念又想起那孩子也定是可怜,从小便要与亲人骨肉分离,不免又有些唏嘘。人短短一番话之间心思转了几轮,却并未又不愿的情绪出现。这并不是第一次涉入朝堂政治角力之中,因此并不太过惊讶,也知晓应当体谅。]
[因此听到最后不过是如以往一样和煦应下]妾听明白您的意思了。妾虽无养育经验,但必定竭尽全力,将这孩子培养成能主事,心性正直的人。[抿一抿唇]不知这孩子何时会接进宫来?妾也好先行准备。总要先在关雎辟出房间来,还要调遣随身服侍的入乳母、嬷嬷、宫女等人手。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20

年龄

44

威望

73

贡献
京城人士入籍文牒
别称:昶平
/
性别:男
/
身份:凡人
仙龄:无
/
生辰:永定十一年正月十七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先帝庶四子
父亲身份:华国永定皇帝
母亲身份:四族之首元氏
金钱:402 锭
/
赠礼:1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昶平五年六月十日(夏)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出她的顾虑,将她的手握在掌中轻轻拍了拍,宽慰道】
你素来温良恭顺,不是心狠之人,何况也知晓这孩子入宫为何,故只需善待就好,不必为难,若遇难处,只管与贵妃商量,她亦会多加帮衬。
【说到接孩子入宫的时间,想了想,道】
这孩子是苏家二房一脉嫡长孙,生养不易,如今虽不得不令其送入宫中,却也终究还是要讲些人情,眼下快过年了,正值一家和乐团圆之际,便让那孩子多在父母身边待上几日,等出了正月,过了二月二再接进来也不迟。具体日子……就定在二月初三吧,天气转暖,你也好照养些。
【诸事说定,恰好冯全来禀,说是贵妃之父已入宫觐见。想着昨个已定好今日中午设宴款待,想来贵妃过会也要过来,便也不再赘言其他,让德妃先回去,待用过晚膳后再去关雎宫。】
【待德妃退下,稍整仪容,传陈父入内闲话,又令人唤贵妃前来作陪。午时三人把酒言欢,倒是几分和乐融融。】
【晚膳后无事,摆驾关雎,入夜留寝,次日离去,令冯全寻宫中有育儿经验的乳母与教养嬷嬷两名送入关雎宫听用。】
(结)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悠游晓梦 ( 鄂ICP备17022875号-1

GMT+8, 2020-9-26 19:05 , Processed in 1.227552 second(s), 10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