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悠游晓梦-古风演绎真人文字游戏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小喇叭+ 发布

12-21 16:00
查看: 496|回复: 6

[进行] 外城街市灯市口:贺冷尘、白素雪

[复制链接]

1

年龄

7

威望

9

贡献
入籍文牒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50 锭
/
赠礼:0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2020-1-16 04: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昶平五年 正月十五
地点:外城街市灯市口
对戏:贺冷尘、白素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年龄

7

威望

9

贡献
入籍文牒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50 锭
/
赠礼:0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2020-1-16 04: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岁正月,趁着那位喜欢模仿华国风俗的兄长过年夜宴放松警惕的机会起兵,夺了北蛮国主的位置,可笑的是那腐儒般的兄长到死的时候还学着华国人那般斥责自己大逆不道,只怕他是忘了,北蛮国素来是强者为尊。】
【因着善后北蛮朝野内的事务,一时疏忽了华国京城动向,等到知晓华国皇帝已无大碍且将平叛时,仓促间只来得及救走那位风情万种的昭华长公主,却未能让那华国皇帝损失半分,当真可惜。】
【想那昭华长公主细皮嫩肉,必然受不住北边的苦寒,也就没将她接到北蛮,何况自己是知晓这女人的野心和手腕,自然也不会当真将她安置在身边,还不如任她自由自在的好。】
【一载转瞬,北蛮在自己的整顿治理下,比之兄长那时更加繁盛强大,国人日渐归心,也接受了自己这新国主的身份。】
【此时又到正月,谁能料到此时自己竟在这偌大的华国京城游荡。不过自己不会像兄长那样愚蠢,自然是安顿好了北蛮内的一切才会来华国。】
【元夕灯市好不热闹,也是闺中女子难得能出外游玩的日子。穿着黑色斗篷走在人群中,看着不似北蛮彪悍的中原女子,享受着市井繁华的喧嚣,好不惬意。】
【游玩的差不多时,故意往深巷而行。远离人群,四周渐静,直至一大宅外墙外,经过一拐角处闪身隐没在围墙旁的一处小门阴影内,待那人近前,以极快的手法来到他的面前,抬手干净利落的扼住那人咽喉处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对方连哼一声都来不及就被捏碎了喉骨气绝身亡。】
【看着脚下的尸体,蹲下身探了探鼻息,确定已经死绝,唇边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自己出北蛮时就发现这人一路尾随,只是自己觉得有趣,便留着他到了现在,如今这华国皇帝想必也知道自己到了京城,便就不必留他。自己倒是想看看,这华国的皇帝明明知晓自己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却断了消息,会又如何反应。】
【站起身,将斗篷宽大的帽子摘下,露出一张完全不同于自己以往容貌的脸。可惜眼前这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早已在进京城前最后一次休整时便已经改头换面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没了讨厌的尾巴跟随,整个人也觉得轻松自在不少,就在放松下来时,突然听到身边小门内有一丝响动,看样子是有人过来开门。】
【不容多想,连忙重新戴好帽子,闪身没入拐角的黑暗中,黑色的斗篷盖住面容,与黑暗融为一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年龄

0

威望

0

贡献
别称:素雪儿
/
性别:女
/
身份:凡人
仙龄:23
/
生辰:永定二十年腊月十五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嫡长女
父亲身份:正三品官员
母亲身份:江南富商李家嫡女
居所:
金钱:34 锭
/
赠礼:0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2020-1-16 07: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素雪 于 2020-4-20 00:59 编辑

【不知为何,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身在此地,很难相信,自己居然穿越了】
【这种情况一般不是都是出现在小说里,或是电视剧里吗?怎么会现实生活中也会出现】

【最离奇的是,我现在这个身体的女生,居然跟自己是一个名字】

【对于学法医的我来说,真是颠覆了我的科学知识】

【不过,话说,我还是挺喜欢这里的,因为,这家人,对我真的好,让我这样个孤儿有了家的感觉】

【从小,就希望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有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可是,那些都只是出现在梦里】

【在白府,我受尽宠爱,上有六个哥哥,外加白家夫妇,对我的宠爱,是我从未体验过的】

【而且,还有旁系的哥哥弟弟姐姐,对我也很是关爱,据了解,自己好像是整个家族最小的女儿】

【这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感觉,真的想就此生活在这里】

【可是,就在自己有这种想法的时候,自己无意听到大哥与父亲的谈话,自己因生日月份小,所以,今年没有达到进宫选秀的年龄条件】

【只能明年进宫选秀,没有想到,这个白素雪,居然是注定要进宫的秀女】

【自己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所以,计划着逃离,躲着进宫选秀】

【给白家夫妇和六位哥哥个写一封信,打好了包袱,准备出走】

【这次不仅要躲选秀,也顺便去寻找自己是如何到这里的】

【既然,自己来到这里,那当时周围的人,是否也会跟自己一样,穿越到此】

【趁着今天是元宵节,在古代,这个节日,会有一些灯会什么的节目,自己把之前准备好的包袱放在一家酒馆的后院】

【自己,则是称要参加灯会,跟着几个哥哥,还有下人出了门】

【半路,说自己累了,就在这家酒馆休息休息,然后,谎称去雪隐,便在后院茅房里换好之前准备的衣服】

【悄悄的,从后门溜走】

【刚出后门,就见到有人躺在不远处,关上后门,左看看、右看看,没有瞧见其他人】

【走上前,看了看了,这个人一动不动的】

【蹲在一边,拍拍了这个人】

喂,公子,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

【看此人没有任何反应,用右手食指与中指相并,放在这个人的脖子处的颈动脉是否有搏动,这一放,居然无搏动

【职业病瞬间犯病,把包袱放到一边,开始做着心肺复苏抢救,就在打开呼吸道的时候,发现他的喉咙有点不对劲】
【放弃做心肺复苏,开始检查眼前的尸体,双手张开,从头部开始,轻轻的按压检查的】

【当到脖颈处,摸到喉结处,有异常,借着轻微的弱光,低下身子,仔细看着此处,看到浅浅的伤痕】

【又仔细的摸索着,这是喉结处断裂,导致的死亡】

【无奈的摇摇头,没想到,在这个时代,杀个人是这么的简单,可是,也很难找到真凶】

【我仔细检查后,除了喉结断了以外,其他的,都没有其他的问题】

【叹口气,左手食指,轻轻敲着脚面,跟着嘴里说出的数字,打着节拍】

一零零一、一零零二、一零零三

【因为,这里没有钟表,所以,无法计时,只能这种方法计时】

【左手手指继续敲打的,右手食指与中指,放在眼前尸体的双眉中间,闭上眼睛,用着自己的念力】

【睁开眼睛,看向尸体,此时他也睁开眼睛】

【他睁开眼睛,猛的咳嗽起来】

【左手继续打着节拍,对着他说】

快说,是谁对你下手的,你只有六十秒时间,快跟我说

“什..么,六..十..秒?”

你就快说,是谁对你下手的?你只能让你复活一时

“北蛮....新任.....国主......他.....现已....易容,通知.......皇上,他易....容后为,一双剑.....眉,挺....拔高.鼻,微薄....双唇,凹陷的……”

【有可能是,喉咙被人扭断的原因,说话有点断断续续的,话没有说完,他就闭上眼睛,时间到了】

【无奈,看他的样子,也是一介武夫,让他描绘,也就这样了】

【拿出之前在包袱里准备的宣纸以及自己做的笔,写着之前他所说的】

【然后,把宣纸折好,放在他胸口的衣襟里,希望,发现他的人,能看懂】

【站起身,拍拍手,趁着没有人看到,转身往大街的方向走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年龄

7

威望

9

贡献
入籍文牒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50 锭
/
赠礼:0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2020-4-22 00:3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隐藏在黑暗中,本还在想着是否应该将这刚刚出来的女子一并灭了口,却在下一刻看到她所做的一切。初见时时惊骇与不敢置信,但很快冷静下来后,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不得了又有趣的人,眼眸微微眯起,唇边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

【虽这女子对那人短暂的起死回生,却并不担心她会知晓什么,不过也好奇她竟然没有将这么重要的消息交出去,而是放到了这尸体的身上,也不知道她是太傻还是太心大,倒是正因如此,加之她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倒是让她捡回了一条命,只是如此奇特的女人,如何不让人想要得到。】

【待这女子离开,从黑暗中走出,抬手轻轻一挥,有四个人影从黑暗中闪出,这是一直贴身保护的死士,一路跟着自己来到华国。】

【不用多说他们也知道该如何处置这具尸体,将此处交于他们,自己则闪身朝那女子离开的方向跟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年龄

0

威望

0

贡献
别称:素雪儿
/
性别:女
/
身份:凡人
仙龄:23
/
生辰:永定二十年腊月十五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嫡长女
父亲身份:正三品官员
母亲身份:江南富商李家嫡女
居所:
金钱:34 锭
/
赠礼:0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2020-4-22 19: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素雪 于 2020-4-23 03:19 编辑

【刚刚走出巷子,额头就开始发热,立即停住了脚步,没有想到,这个身体不是我的】
【怎么使用这种能力后,额头还会出现印记???】

【这要怎么办?这样出去是不是太招摇了?】

【要想办法遮住这个印记】

【用手掩盖这额头,走进人群里,找着周边的小摊,看看,有没有买胭脂水粉的东西】

【自己还是真走运,没有多久,就遇见买胭脂水粉的摊位,连忙走上前,这瓶瓶罐罐的,品种还真多啊】

【随便拿起一盒,闻了闻,还挺香的呢,又看了看,是粉状的,应该是香粉类的吧】
【一边挑着,一边问着老板】

老板,哪种遮瑕的粉底效果比较好?
【没有听见回答,抬头看向老板】

【没有想到,老板懵逼的看着我的,对哦,古代,应该不叫粉底,而且,遮瑕这个词也没有】

【老板看了看我额头上的印记,又看了看我,还是没有明白我说的是什么】

“女侠,你需要的事何物?”

【完蛋了,我也不知道古时候,这粉底叫什么啊?怎么办啊?】

【老板,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我 看了看老板,有点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下,靠近老板,小声的在他耳边说】

老板,我想要是,女孩子抹在脸上,脸可以白白的,掩盖住脸上的胎记

【说完,老板看了看我的额头,他定时认为,我想遮住人头的印记,笑了笑】

“哦,哈哈,女侠要的应该是这个了”

【说着,拿起一个小盒子给我】

“女侠说的是珍珠粉,但是,我瞧着女校的额间的胎记,也别有一番的娇美”

【接过小盒子,对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老板,看我没有回答他的话,也没有再说什么】
【打开盖子,看了看,这种粉质,感觉像是散粉】

只有这种?没有那种固体的吗?

【老板又懵逼的看着我,哎,想了下接着说】

就是,一小块的那种,像绿豆糕那种一块的

【老板摇了摇头】

“小的,从没听说过,如女侠所说的那种珍珠粉”

【想了想,也是,本来,我就对化妆品就一窍不通,到了这里,更是不懂了】

那好吧,那就给我这个吧,还有口红和镜子,腮红也要,都给我各拿一个

【一股脑的又说了一大堆现代词,老板这时候可不是那种懵逼的表情,而是,像是看怪物的表情看着我】

【我想,他一定以为我是个精神病吧】

就是,这个珍珠粉,还有,抹唇的,还有涂抹在这里的

【用手指了指脸颊】

“哦哦,女侠说的可是胭脂?”

【说完,老板拿起一个小小的陶制的像是小茶杯的东西放在我手里】

“胭脂,可以涂抹在女侠所说的地方”

【看了看了,怎么感觉像是唇膏,但是有没有那么油】

那就这些吧

【老板,把我所需要的东西用一个类似于荷包一样的布袋装好给我】

【接过袋子,对老板道了声谢,转身就走了】

【老板笑着摇了摇头,想必,他是认为,我是个平时不化妆的江湖女侠,这时定是有了心上人,所以才买这些东西,好好的捯饬捯饬自己,好给自己的心上人看】

【我找个没有那么暗的小巷子,拿出镜子还有那些刚买的东西,开始,往脸上涂抹这】

【想要遮住那个火苗印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年龄

7

威望

9

贡献
入籍文牒
别称:
/
性别:保密
/
身份:
仙龄:
/
生辰:
籍贯:
/
家世出身:
父亲身份:
母亲身份:
居所:
金钱:50 锭
/
赠礼:0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楼主| 发表于 2020-8-12 22: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女子还真是奇特,一路尾随下来,只见她买了一堆胭脂水粉,竟又钻了暗巷之中。】
莫不是个傻子,难怪行事如此不按常理,还当真可惜了那般奇异的能力。
【口中喃喃,身形一闪,又跟着她进了暗巷,黑色斗篷隐在暗黑中,在昏暗的光影下宛若鬼魅。】
【好奇她要做什么,悄然跃至对面屋顶,观察良久,直至觉得无趣才又落至地面,站在她身后幽幽说了句】
你这涂得和出殡的死人一般,是想吓死人,还是想吓死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年龄

0

威望

0

贡献
别称:素雪儿
/
性别:女
/
身份:凡人
仙龄:23
/
生辰:永定二十年腊月十五
籍贯:京城
/
家世出身:嫡长女
父亲身份:正三品官员
母亲身份:江南富商李家嫡女
居所:
金钱:34 锭
/
赠礼:0 件
恩宠:0 次
/
真气:0 点
发表于 2020-8-12 22: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素雪 于 2020-8-18 23:13 编辑

【拿出买的珍珠粉,使劲的往脸上涂抹着】
【在现代的时候,自己就不化妆,因为不会,所以不化妆,现代的化妆品都不会用】

【这更不会使用古代的胭脂水粉了,只能乱化了,珍珠粉用了大半瓶,就在自己刚涂抹好红红晒红,准备涂抹嘴唇的时候,就听见身后有人说话】

【自己很随意的一边涂抹着嘴唇一边回答着】

人死了才能变成鬼,鬼要怎么死?都是鬼了,还用死????魂飞魄散吗?切~

【说完,觉得不对劲,停下自己手上的动作,奇怪着,是谁跟自己说话,慢慢的转身,看见身后站着一个人,吓的自己一抖,手中的瓶子掉在地上】

【像是见鬼了一般,抱住自己,往后退两步】

你.....你.....你干什么?什..什么时候站在...在..我.我后面的?

我..告诉你..我可没有钱.
【不是吧,这才逃出来不到几分钟,就遇见打劫的,我这狗屎运,也没有谁了。】

【上下打量着他,他这个斗篷还挺拉风的,穿的也挺不错的,不像是打劫的啊,倒像是海王的感觉】

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劫财的

【不是劫财那就是???自己更是紧张了。】

那你就是劫色了???

我告诉你,本小姐,会跆拳道,还是黑带呢,我还会散打,还会...还会...
反正,我会的很多,我...我会打的你.....打的....打的你..满地找牙..对..就是打的你满地找牙
【磕磕巴巴的,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反正的就是想吓跑这个人】

【可是,后来,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妆容就好比那纸扎店里的小纸人,不用打,都能把人吓个半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悠游晓梦 ( 鄂ICP备17022875号-1

GMT+8, 2020-9-26 19:07 , Processed in 1.187010 second(s), 4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